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红 苋 菜

2010-07-14 17:07:44
分类:
  我早餐的食谱很专一,苋菜下面条,用的是红苋菜。当夫人给我捧来满满一大碗面条时,我便眼睛为之一亮。菜是红的,面条是红的,汤更是红的。尤其红润的汤水上面飘着蛋花和油珠,散发着香气更激起了我的食欲。当我“滋溜、滋溜”地将面条“扫荡”完了之后,总不免引起阵阵的回想……。
   红苋菜使我想起了母亲。我小时,父亲是位乡村教师。当时的工资是每月100斤大米。我“一挨肩”有兄弟五人,生活十分拮据。大米领回后,舍不得吃白米饭。也舍不得吃整米。母亲便把大米磨成米粉,一天吃两顿。早晨一顿,中午一顿。早餐是米粉苋菜糊,中餐除了和早餐一样,每人加一块米面饼子。母亲在做面糊时,很小心。把水烧开后,将一碗米面一只手慢慢地往锅里倒,一只手用饭勺飞快地搅动,把面搅匀,避免形成“面疙瘩”。然后将一筐洗好的苋菜放进去再煮开,撒点盐。当一大瓦盆热气腾腾的面糊苋菜汤放到桌上时,弟兄们便拿起大碗,用勺子在盆里搅和,仔细地寻找“面疙瘩”,往往一无所获。偶尔,哪位舀到了一个,便惊叫道“我盛到了一个面疙瘩”!那兴奋劲就象拣到了金元宝一样。这时,母亲露出了苦笑,眼睛里却含着泪花。
    一天两顿饭,晚上没得吃。天黑还早,又不能睡觉,兄弟们就围坐在乡亲的身边,听她唱民歌:
    苋菜红,苋菜好,苋菜吃了能管饱;
    苋菜好,苋菜红,苋菜吃了能成龙……
    学校后面有一块空地。母亲挖整了一块小菜园。三墒子地全种上了苋菜。春意刚浓,嫩苋泛红。苋菜生长期间开始时,间着吃,将很稠的苋菜间着拔,留壮苗;然后掐着吃,把长大成棵的苋菜,掐摘上面的嫩叶吃;然后栽着吃,把渐老的苋菜移栽在闲地上,重新发出嫩叶,继续吃。母亲种的苋菜从初春,可吃到深秋,在当地传为佳话。俗话说“七月苋,肉不换”。有一年,当街上没有苋菜卖的时候,母亲掐了一大篮子嫩苋菜到街上卖,竟换回了二斤白面和半斤猪油。中午给我们做了一顿“面鱼”,里面兑的是油渣和苋菜。烧好后,母亲说,孩子们,今天做的是面鱼,个个都是大疙瘩,你们放量吃吧!那顿面鱼,真香、真好吃,面鱼放在里面的苋菜,也格外鲜美!哥哥问母亲,今天的苋菜咋这么好吃呀?母亲说,今天放的是猪油哇!
    时间过了四十多年。2003年,当我捧读我的可爱小老乡徐贵祥《历史的天空》小说时,2005年当我连天夹夜看完根据这部小说拍摄的电视剧录像带时,感到多么的亲切啊。除了地名人文带着乡音乡情外,作品还多次提到主人公姜大牙吃的家乡面鱼!这是我一辈子都忘不掉小时的那顿面鱼!眼下在六安大小饭店,酒后被点的饭食,几乎毫不例外地都是上面鱼。每一次我都特意叮嘱服务员,一定要放苋菜和猪油!
   红苋菜使我想起了父亲。父亲教了一辈子书,从供给制教到月薪制,尔后退休。生活渐渐好了后,喜欢喝两杯,经常佐酒的菜是千张炒苋菜。他的口头禅是:苋菜豆皮度日月,八毛铳子保平安。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有一年初春因食堂“停伙”,父亲连吃几天糠饼子,解不下大便,后在母亲的帮助下,用手一点点地抠出,才脱离了危险。后来母亲种的苋菜能吃了,全家才度过难关。父亲经常说,苋菜是穷人的当家菜,救命菜呀。
    1988年,父亲身患重病,在我家治疗养病。这时,弟兄五个已相继成家立业,对父母都很孝顺。兄弟们不约而同地买了诸多鸡鸭鱼肉,给父亲补身子。老人家对我们说,孩子们,看到你们这样孝心,我很高兴。可是父亲老了,牙也快掉光了,吃不动这些好东西了,还是吃苋菜面糊容易消化、又不用嚼……。母亲和夫人将鸡炖烂后,用汤汁煮苋菜面糊,一勺勺地喂他老人家,他说,还这东西好吃!他后来是吃着苋菜面糊走向另一个世界的。
    红苋菜使我悟出了一些道理。苋菜和其他蔬菜不一样,不能早晚浇水,一定要中午浇水。三伏天,正是苋菜生长旺季。中午浇水,赤日炎炎,很苦很累。母亲把我们喊到菜园,分派浇水任务:大毛、小毛每人两墒,三星、四喜每人一墒,毛孩年龄小,给我数数哥哥浇了多水桶水……!一个中午下来,弟兄们裤头汗湿透,光着的上身晒得黑光光的。那年,我写的作文《苋菜好吃水难浇》受到老师的表扬,并被拿到高年级去朗读作示范……。
    有一次,我和哥哥在河里摸了一只甲鱼回来。母亲说,我们家天天吃苋菜,今天中午又吃红苋菜,上辈告诉我们,甲鱼不能和红苋菜在一块吃,吃了要死人的!结果,将那只甲鱼送人了。为什么红苋菜不能和甲鱼一起吃?这个问题在我童年时代一直是个谜。1962年我在叶集中学读高二,那天历史老师在上课时,讲到袁世凯称帝复辟,国号“洪宪”,当了八十三天的“皇帝”就死了。“洪宪”—“红苋”,“老袁”—甲鱼,我好象悟出了什么。下课后,我仔细揣摩,甲鱼又叫团鱼、园鱼,大乌龟又叫“元龟”于是乎茅塞顿开,原来此说是人民群众对袁世凯复辟称帝的憎恶!红苋菜和甲鱼这两种美味因袁世凯不光彩的历史才不能结缘的,这不是营养学的问题,而是民心民意呀。
    时光荏苒,岁月沧桑。现在生活富足,社会安康,仅用苋菜充饥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但人不能忘掉往事,丢掉根本。当你现在天天享用美味佳肴时,可不要忘记当年的苋菜南瓜;当你把自己吃得脑肥肚圆时,可否品尝一下粗粮蔬菜?当你厌倦闹市高楼时,何不去领略一下乡土、田园风味呢!
    啊,我可爱的红艳艳、水灵灵、鲜生生、香喷喷的红苋菜哟……。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