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送给姐夫的对联(随笔)

2010-07-20 18:07:45
分类:

 

    送给姐夫的对联   

   

姐姐和姐夫一直住在毛坦厂镇上,但既不在老街上,也不在新辟的马路边,而是在街、路之间的一处不起眼的地方。姐姐家的屋子有年头了,房不算大,更远远谈不上奢华,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流行的那种“红砖勾缝”的模式,就建筑形式来讲,显然已经落伍了。但有一条重要优点,那就是院子比较大。也就是说,院子所占的面积超过了宅基面积,这在当前新建住房中是很难见到的。  

姐夫在偌大的院子里种满了花草,还挖了一个不算小的养鱼池。鱼池里不仅养了很多的红鱼,还堆了一座生满青苔的假山。在院子的东北角,有一棵橘子树;在西北角,有一架葡萄。一到秋天,树上的金橘和架上的葡萄挂满枝头,可谓硕果累累,加上随风飘散的阵阵花香和偶尔落在树枝上的小鸟的声声吟唱,人若置身其中,定会感到心旷神怡。  

姐姐姐夫有三个儿子,现在都在六安生活,而老俩口一直舍不得离开这座老宅,我想主要怕是舍不得离开这座院子吧。  

姐姐家有一间旧式的“堂屋”,堂屋里当然也就需悬挂一幅“中堂”,也就是中间一幅画两侧配一副对联的那种样式。姐姐家的中堂很老很旧了,我一直想替他们换一套新的。恰好前不仅有位外地的朋友送我一副牡丹图,我想再配上一副对联就OK了。我虽然书法并不在行,但早年写“大字报”毕竟留下了一些底子,偶尔附庸风雅画上两笔,也足以糊弄外行了。但这副对联的内容,倒是让我大费脑筋。我想,这副对联,一要体现环境特色,二要体会主人的心境。  

这里要简单介绍一下我姐夫了。姐夫姓黄,年轻时当过兵,退伍后分配到了粮站工作,然后从普通职工、粮管员、分站长,直至区站长。姐夫年轻时头脑灵活,反映敏捷,能写会算,更重要的是他有一种军人式的耿直的性格和雷厉风行的作风。上述种种,使姐夫“进步”很快。年龄大点的人都还记得,在计划经济的年代里,有三个单位是属于“要害”部门,那就是供销社、食品站和粮站。因此,姐夫官虽不大,但在当地算得上是很有影响的人物。  

姐夫是个讲义气、重然诺、肯帮忙的人,年轻时交过很多朋友。在我的印象中,姐夫的家里好像总是有客人。由于姐夫的朋友多,因此在毛坦厂街上,有头有脸的人一般都肯给姐夫一点面子。那时候,我的家境很贫寒,也没有什么地位,凡事总是姐夫在“罩着”。尤其是我,受姐夫的恩惠是很多的。别的不说,就单说下放插队这件事吧。别的人都分到那些十工分只值一毛钱的平畈生产队,而我却分到了十工分值八毛钱的山区队。更重要的是,平畈队的劳动太单调也太辛苦,每天都是“面朝黄土背朝天”地下田劳作。而山区就不同了,我们可以上山摘茶、打桐籽、砍山、烧山、种树、扛竹木,等等等等。工种灵活机动,经常变化。有时我们下放知青还不用干活,只需在三叉路口的窝棚里躺着“看班”就行了,工分照拿!和我一个知青点的有两个人,一个是公社知青办主任的儿子,另一个是地区卫生局长的内侄。我们的邻队也是山区队,有一个女知青点,里面有当时县委书记、地委组织部长和区委副书记的女儿。由此可见,寻常人家的子女是很难进山区队的。  

在我当年的印象中,姐夫似乎是神通广大、无所不能的。所有别人认为是难上加难的事,姐夫只要一出面一张口,几乎都能“搞定”。以至于别人在向陌生人介绍我时,总要加上一句“某某某是他姐夫”。于是,对方立马就会肃然起敬,再也不敢小觑于我了。  

姐夫外表看来像是个粗汉子,其实骨子里是个很文雅的人。他对很多艺术门类的领悟能力都是很让人吃惊的。但由于他读书不多,加之工作太忙,根本无暇它顾,因此便很难在文艺的某个领域有所造诣。姐夫除了工作之外有三大爱好:一是喝点小酒,二是看点武侠小说,三是伺候他的花花草草。  

姐夫退休之时,也正是粮食部门走下坡路的时候。似乎一夜之间,姐夫家的门庭陡然冷落起来。先前那满世界的“朋友”一下子似乎都人间蒸发了。姐夫除了买菜,一般不再轻易出门了。有空就把心思放在他那小院里的红花绿叶之中。老俩口守着三间大屋和一方院落,过着与世无争的清闲且清淡的生活。  

按此时的情境心境,一副对联脱口而出:  

    闲花院内添新趣  

    归燕堂前觅旧情  

我想,我把这副对联送给姐夫作中堂的配对,还是很贴切的吧?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