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菱角

2010-07-14 09:07:15
分类:

  大姑从乡下来,带来了一些菱角。对于这些在我看来极为平常的东西,孩子竟雀跃般地欢呼了起来。看着桌上现在已成为稀罕宝贝但在儿时却极为寻常的黝黑色食物,我一时竟生出良多的感慨来。

  我们小时侯的那会儿,居住的环境真比歌儿里所唱的还要美哩。那时的生态没有现在这么的糟糕,白云蓝天芳草地,绿水青山荷叶天。我们的小村庄就坐落在那四面环水风景优美的绿洲之上。村庄的南北各有一座不知是哪年何月修建的石拱桥,村里的人家就凭着这连接内外的桥梁将自己的土特产送出去,再换回来农家所必需的日常生活用品。

  我的印象中,当年我们那儿出产最多的就是菱角、莲藕和鱼虾,而我又最为不能忘记的便是那菱角。它给了我不太丰富的童年记忆里太多太多的甜美和快乐!可以这么说吧,那出水时色如玫瑰般鲜艳而煮熟后便呈现出黝黑色泽的东西,对于我们那帮水乡的孩子来说既充满了诱惑,同时又是太寻常不过了的。

  由于是水乡,只要到夏天或是收获的季节,你就随时可以看到一群光腚的孩子成天的泡在水里,扎猛子,打水仗,摸鱼捞虾,尽情的嬉戏游玩。那就是童年的我们。大人们对我们这群淘死猴的孩子似乎也特别的宽容,常常会对前来劝阻的路人笑着说道,水的孩子是不怕水的,就由着他们的水性子吧。因此,我们那儿的孩子,从小就练就了一身的好水性,无论是男娃女娃,几乎个个都是水中蛟龙。我们就是凭着这一身从小练就的好本事,时常的尾随在大人们的小船前后,帮着在水中采摘菱角和打捞其他水中的物什。而我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吃从水中捞上来的菱角了。

  我们既喜欢吃刚从水中才捞上来的色呈玫瑰红的鲜菱角,也喜欢大人们煮熟的黝黑的熟菱角,因为啊,虽然同是一物,但生熟的味道就截然不同了。菱角刚从水中捞上来的那会儿,色泽鲜艳,形态可怜,轻轻的拨开深红色的外皮,立马呈现在你眼前的便是白如软玉般水嘟嘟的菱角肉来。这时放入口中再轻轻的一嚼,你满口里立时便会有一种甜汁四溅酥软润滑的美美的感觉。而那种感觉现在生活在城市里的孩子是无论如何也无法体味到的。当然,煮熟的菱角也是不错的,但那是另外的一种滋味了,我总觉得它是根本就无法和新鲜刚出水的菱角的味道相媲美的。虽然,对于人们来说,那也不失为一道美味,但那种干干的有些粉状的熟涩感常常的会让我没有了胃口。这也许就是童年在我的大脑的皮层里留下了太深印象的缘故吧?现在,我总是会在孩子吃菱角的时候,会不合时宜地想起当年在水乡时的那段难忘的岁月,想起那新鲜的泛着玫瑰红颜色的刚起出水的菱角,想起那甜汁溢出嘴角时的美美的感觉。真的,我不太习惯那种人工种植的胖嘟嘟的菱角,我觉得这种徒有其型的东西根本就不配再叫做菱角了,它应该是另一种我们暂时还叫不出名字的玩意儿。反正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叫它为菱角的。

  菱角又叫“芰”,民间俗称之为“菱角”。有人说,菱角原产自欧洲,惟改良种则产我国和印度。我总是不信这说法,因为在长年的批阅古籍中,我总是会在无意间看到那一行行让我激动不已的诗句,而且都是说的“菱”,也可以说就是讲现代意义上的菱角的。于是,我总是放不下那种牵肠挂肚的民族情怀,总以为菱角就是古语中常常称之为“菱”的我们的土生之物也未可知哩。远的不说,南朝梁人刘孝绰就有一首脍炙人口的《咏小儿采菱诗》:“采菱非采菉,日暮且盈舠。踟躇未敢进,畏欲比残桃。”这首诗里所言的“菱”应该就是我们俗语里所说的“菱角”了吧。同样,古人食菱之风亦可从所遗下来的有关诗篇中窥其一斑。像宋人杨万里就有《食老菱有感》,诗曰:“幸自江湖可避人,怀珠韫玉冷无尘。何须抵死露头角,荇菜荷花老此身。”这是一个澹泊其志的食菱者的形象。而明代吴宽的《济之席上咏物》中的《风菱》则又是另一种闲适者的襟怀了。诗人不仅幽闲,而且连食菱角这样的事情都要学着前朝的白居易。不信,请看他的诗章:“长腰如磬折,入手讶中空。岁晚怀佳味,吾曾白傅同。”此外,像《尔雅》和其他一些古乐府里也时常地会闪现出“菱”的娇艳的倩影,这便更加坚定了我的顽固。我固执地认为,尤其是时在南朝的那会儿,欧亚遥隔,交通不便,一些重要的东西都尚需历经千难万险的展转流离,最后只有一小部分方才得以勉强进入中土,至于这微不足道的“菱角”就根本没有可能要有进出口的理由了。我坚持认为,古诗和典籍里的“菱”就是我们自己土生的原特产品,至于后来欧洲的菱角进了中土,并且在印度等地也有了踪迹,这又应当是另外的一种改良种的物什了,它并不是我们土生土长的“菱”啊。这正如美国人的ham永远也不能等同于中国人所喜爱的火腿一样!

  菱角是生命力极强而又极为朴实无华的一年生水生草本植物,每年春水乍暖,平静的水面上便会渐次地出现菱的碧绿身影,随着生命之绿的逐渐铺展,那一川碎银般的水面上便会哗然洋溢起生命的欢歌了。夏末秋初,天气爽宜,一片惹人的绿色中便会翩然托起白的粉红的花蕾,随着沁人肺腑的清香的漫溢,新的生命这时就会在水下悄然憨笑中孕育,逐渐成熟为让人心仪的果实。随着收获季节的到来,那时的她已彻底脱去羞涩腼腆,以一身绚丽的玫瑰红的颜色棱角分明地跃出水面,让人目瞪口呆了。这时摆在你面前的菱角便会呈现出让你喜爱不已的模样,就像一母所生而又个性迥然有异的孩子一样,它们各自有着不同的面貌,这也就诞生了关于菱角的不同形态和分类,即:乌菱(T.bicornis)、四角菱(Tacepa quadrispinosa)和两角菱(T.bicpinosa)。菱角是生命朴实的生物,是默默奉献无所需求的模范,只要有一点水,她就会竭尽全力开出生命的灿烂来,她以自己生命的代价给人以生命必需的养料。这也就是我虽然离乡多年但依然对之久久不能忘怀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吧。我爱生命朴实无华的菱角,爱她的无所需求奉献多多,爱她的直以自己的生命代价给人间增添了许多的温暖和欢乐。这也就是我爱菱的真正情结之所在啊!我觉得她就是我宠爱有加的小女儿,我对她的爱会随着时间的渐次推延而愈加弥深!

  大姑在家住了几日后便急着要回去。她告诉我说,现在的年景变了,以前的村庄也已大大变样,人们已经开始利用故乡优美的环境和辽阔的水面兴办起旅游业来了。由于岸上店铺林立,水上舟楫如林,又加上每日的游客多如过江之鲫,过去那环绕小村的水面已经不复往前的清澈如碧了,水质不但大不如从前,而且水面也已开始萎缩,现在就连菱角莲藕这些往日的寻常物都已不复存在。大姑知道我从小就喜欢吃菱角,所以这次来的时候,她特地跑了二十几里的土路,最后到了一个老远的小村子里才买到了菱角带来。说完这些话,大姑长长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半天没有再言语。大姑现在急着要回去就是因为家里的游船要等着她回去划。她不光要给那些观光游玩的客人唱那些陈年老曲调子,还要摇着船带他们满水面的嬉戏游玩。哎,现在大姑家的生活主要收入就只能指靠这水上的营生了!

  大姑走后好长一段时间内,我的心都一直是沉甸甸的。我感到异常的气闷发慌!我为故乡的变化感到震惊,为乡人们只顾眼前的蝇头小利而牺牲子孙万代的长远未来而深深的悲哀。我觉得,如果真的到了连菱角都找不到了的那一天了,那我们所付出的代价就似乎是太大太大了!
 

阅读( ) | 评论( 2 )
前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