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六安新闻网>> 六安新闻>> 深度报道>>正文内容

大化坪:条条古道通江淮

六安新闻网【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霍山县大化坪镇是一个与邻县没有任何接壤的县域中心镇,又是该县面积最大的山区乡镇,交通位置极其独特。大别山本是江淮的分水岭,大化坪镇自然成为淮甸出江汉,下江东的必经之地。自春秋以来,这里也就走出了几条著名的江淮古道。近年来,在该镇的青枫岭、百家山、王家河、舞旗河、良善铺等村陆续发现古代路碑、津渡摩崖等大量的历史遗迹。于是,大化坪镇内几条直通江淮古道的脉络也就显现出来。

  一条水路通江淮

  淮河平原,古称淮甸。淮河支流的淠河古称沘水,其上游的漫水与长江支流浠水上游的西河在霍山西南边界的中界岭分水相接。古浠水,河道漫长平缓,其上游沿线自秦汉以来就有马道。东淠河的源头漫水河成为江夏(武汉)有郢(黄石)经浠水、英山出淮甸可利用的一条黄金水道。湖北省黄石市所在地区,春秋时期属楚国(都郢又都寿春),秦汉时期又属衡山国(都邾又都六),也正因有了这条黄金通道,黄石、寿春、六安先后成为楚与衡山国的国都。

  明清《霍山县志·市镇篇》记载:霍山“乡镇溯淠水(丰水期)能通竹筏者,沿漫河有五溪河、大化坪、千笠寺、漫水河、黄栗杪”。《县志·水利篇》又记:“境内河道惟漫水源远而势平,贯西南之腹,当淮楚之冲。疏通之可以南接潜太之力运,西接蕲黄之车运。今淮河排筏仅至五溪河而止(枯水期),有五溪河上至漫水河镇水程百里,排筏未能(常年)通行,然山中物产皆出于西南……”

  《县志》阐明了漫水河在淮楚交通中的地位。

  五溪河,也即舞旗河,古地名,正处在东淠河霍山西南山区的中游,也是东淠河在山中最大的一个“几”字湾。因汇集了万家湾、大兴湾、欧家湾、粉坊湾、老窑湾五条溪水而得名。“几”两侧,从大化坪流出的石羊河到此形成舞旗河津渡,从王家寨、坳旗尖流出的火烧河到此成就了大兴湾津渡。

  舞旗河津渡:霍山南乡黄叶坪、太阳、大化坪、上下八块地、包家河、杨家河等8片的竹木、茶叶、药材、蚕茧、铁器、粗纸等产品外运,食盐、布匹、瓷器沿淮河内运的商品集散地。明清以来霍山西南乡最大的商贸集镇。前清诗人程敦谦的《晚渡》有这样的描述:

  山市更锣第二敲,临溪怅失旧橫桥。

  登船用尽一篙力,撑起满天星斗摇。

  二更时分,夜没过半,诗人背井离乡乘船远行,出淮蚌,转京杭,怅然若失。登舟处满天星斗,水天一色,清波荡漾的五溪河也足见山市商旅的匆忙。

  大兴湾津渡:明清以来大兴湾保所在地,地处淮楚出潜太、蕲黄水陆交通中的枢纽位置,霍山西乡良善铺、大兴湾、千笠寺、新铺沟等6片内山经济作物的外运的集散地,当时的政治、经济与交通中心。

  今秋大旱,佛子岭水库蓄水退去,在水口下方黄龙洞的石崖之上,显现出一块长70厘米、高35厘米的“大兴湾”津渡题名的摩崖石刻。石刻四周有界框很庄重,正书的“大兴湾”三字富有庙堂气。雕刻采用“剔地阳刻”技法,保留书法的原貌,具有金石味。摩崖右上方的題首完全风化,左边的落款能清楚的辨出“雍正九年季秋月吉旦”。整个摩崖规格很高。

  当地人传说,摩崖石刻,为时任霍山县教谕刘允彝路过所题写。因这一带曾多次毁于农民起义的战火,地名原为“火烧湾”。刘教谕认为很不吉利,也过于荒凉。历经康熙盛世,这里已是百业兴旺,河运发达,商贸繁荣,欣然更名为“大兴湾”。

  今年冬季,在大兴湾同时发现的还有清嘉庆二十年“奉德勒石碑”及光绪三十四年的“通关桥碑”。从碑文中可以知道:嘉庆年间,大兴湾隶属大清江南直隶六安州。这里民风淳朴,百姓殷富。捐款中的“自立社”,也足以表明大兴湾当时就有了资本主义的经济萌芽。

  现在的淠河上游早已修建佛子岭、磨子潭与白莲崖三大水库,因公路的修通,黄金水道已不复存在。

  三条陆路通汉口

  南路:从单龙寺—磨子潭—宋家河—青枫岭—杜康岭—太阳—马槽河—上土市—英山,到汉口。这条道在大化坪镇的东侧经过,沿途高山峡谷,冬季山岭积雪,夏季河水汹涌,冬夏季节难于通行。直到嘉庆年间黄冈籍谢菼在霍山任知县时,出资开辟了桃树坳悬崖石阶,在马糟河加固了栈道,才达于正常通行。桃树坳的石刻记述了此事。

  现在,“大别山旅游扶贫快速通道”所走的正是这条古道,只不过再也不必担心青枫岭的积雪与马槽河的洪水,青枫岭与铜锣寨隧道使其变得更加快捷,保证了全天候通行。

  西路:从黑石渡—鹿吐石铺—田家山—良善铺—铁炉山—安家河—黄石河—漫水河,出英山到汉口的商家之路。这条路从大化坪镇的西侧通过,所翻越的田家山与铁炉山不到700米,也没有峡谷。沿途人口稠密,商铺林立,汪家铺、何家铺、宁家店子、良善铺、百步街,这些因商铺而命名的古地名至今未变。良善铺也是商道上的驿站。

  关于良善铺,明清《霍山县志》有着明确的记载。《县志·图说》良善铺,旧驿路由此故名。另在《县志·铺递》新铺中注释为:新铺又名棋盘铺前明西大路经由良善铺,不知何年改行此道故名新铺。

  有驿站就有换乘马匹,四、五匹马必不可少。2012年,在良善铺石缸矶的山岭上,挖出一个完整的马槽。长1.65米,深0.9米,宽0.92米,厚度不到10公分,槽底有放水的机关,形状与影视中蒙古草原上的马槽完全一致。据当地的百姓所说这样的马槽至少有五、六口,全埋在土里。六、七口马槽,见证了良善铺的养马之多,历时之长。良善铺为古英霍通道的驿站,也得到了有力的证明。

  西路,现在只有斑竹园—良善铺—铁炉山—安家河乡村级水泥路经过。

  中路:从南岳山—三十岭—管家渡—留驾园—叫龙岭—大化坪—多盘坳—清风岭—千笠寺—黄石河—漫水河—英山或金寨。中路从霍山的正中由北往南贯穿而过,沿途没有超过400米的山岭,大化坪的民谚“三十岭上霍山,当天打照回”,可见并不遥远。然这条古道,河道太多。从管家渡要过潜河(东河),在大化坪要过石羊河,千笠寺还要过漫河(西河)。东河与西河,河水较深,没船无法渡过。到了雨季,商旅无法通行。这条路从大化坪向西去漫水河及长山冲,向南还衍生一条经百家山—太阳—包家河—太湖—九江的古通道。今春,在百家山的苍坪就发现了一块乾隆十一年的“大清修路碑记”。

  《史记·封禅书》有这样一段记载:“其明年(元封二年)冬,上巡南郡,至江陵而东。登礼灊之天柱山,号曰南岳。浮江,自寻阳出枞阳,过彭蠡,礼其名山川”。

  武帝南巡绕道登礼灊之天柱山,《史记·淮南衡山王列传》暗示其原因。古潜,衡山国的腹地,长岭庵,衡山王刘赐自杀后长眠的墓地。衡山王准备叛乱,因内部矛盾并未举兵,凡参与者均满门抄斩。汉武帝解散其国分属江夏与庐江郡治理。汉武帝南巡江夏、庐江,自然要到衡山故国安抚子民,宣誓国威。

  这段记载也略去武帝登礼南岳的线路。盘古开天,山水大势未变。千年古道,必沿山水走势。武帝来回路线自然是从南郡的江陵(荆州),向东到达江夏郡的西陵(武汉)。继续向东,沿浠水上英山翻越中界岭进入沘水(淠水)顺河而下到达潜县(霍山),然后“登礼灊之天柱山封南岳”。武帝离开时也就从南岳经三十岭过管驾渡,当地百姓执意留宿。然后到大化坪,翻百家山到长岭庵祭奠衡山王墓。事后,上包家河出太湖向南到达浔阳(九江)。这样的事件,因避嫌《史记》不可能记载。千古一帝,仅留下迎驾厂、南岳山、管驾渡、留驾园、九龙潭等古地名。

  《六安州志》与《霍山县志》还有这样的记载:公元1129年,宋高宗率兵同金兵鏖战长岭。六安知军程端中引开金兵,高宗安然脱身,端中血战失其首而不伏地,金兵骇服。朝廷念其功节显著,赐金头合躯而厚葬。

  据传,厚葬之日出棺13口,一口抬至叫龙岭休息,地龙深吼,大地晃动,只好继续前行。直到长岭,乌云密布,雷霆大作,暴雨倾盆,突然间莲花山崩塌,将棺木埋葬,因此就有叫龙岭、葬下的地名。

  霍英中路,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准备修建铁路联接武汉。线路已勘测,地图也有标识,可惜直到现在连一道省级公路都没有修成。

  最西一条霍英公路,318省道,不经过大化坪镇。

  两条陆路出江东

  从淮甸到江汉,霍山的四条陆路有三条都经过大化坪。向南到江东的陆路经过大化坪镇的也有两条。

  东西横向:从吴家店—漫水河—千笠寺—清风岭—多盘坳—大化坪—宋家河(汪家冲)—磨子潭—出庐江或安庆。此路从大化坪镇中部有西向东横穿而过。1946年6月10日,皮定均中原突围正走此道。

  这条道在军事上的战略作用,《中原突围》有较详细的记述。

  漫水河,弯弯曲曲漫流在丛山峻岭之中,过七十二道河脚不干。10日中午,到了千笠寺。千笠寺是个山中小镇,镇外有座古庙。山门上有副笔法工整的对联:

  漫水飘来千笠寺, 清风吹去万人愁。

  从老和尚那里得知:前面的那座大山就是清风岭,离这不过一二十里路。万人愁也是一座大山,在清风岭南面,是天柱山的主峰,高不可攀!

  必须抢夺天险清风岭。清风岭是大别山的必经关口,是湖北出安徽的最后一个茶店站,形势万分险要。它的北麓紧靠淠河支流,南岸是陡立的峭壁,南面是天柱山(白马尖)远远望去就像天柱一样,直插云霄,清风岭就是它斜出的一段横梁。

  我军赶到清风岭脚下,敌人已经占领了山顶,上山唯一的石板道已被火力严密封锁。战士们用绑腿吊上峭壁,用砍刀、刺刀辟开一条通路,登上清风岭右翼主峰,向敌人的侧背发起冲锋。不到两个小时,清风岭打下来了,敌人逃窜。我l团2团跟踪追击40多里,当天炊烟四起时,到达磨子潭。

  皮定均走过的这条路,现在有漫水河—千笠寺—俞家畈—大化坪—汪家冲乡村级水泥路经过。

  北南纵向:从叶集—诸佛庵—鹿吐石铺—坳旗尖—大兴湾—新开岭(舞旗河)—庙谷岭—大化坪—青枫岭—四望堡—堆谷山—岳西—安庆。这条道从大化坪分支出的还有大化坪—汪家冲—磨子潭—岳西以及大化坪—百家山—杜康岭—太阳—包家河—岳西—太湖—浔阳(九江)两支。

  这条古道被称之为潜太大路,有西北向东南斜穿霍山,在大化坪段的坳旗尖、王家寨、新开岭、大化墩、四望山、殷氏寨,都建有军事设施,《霍山县志》也有明确的记载。

  坳旗尖:唐黄巢在此,设旗招兵买马;宋末曹平章在此拗旗与殷氏寨联络军情。

  王家寨:县西六十里大兴湾保,明末王慎德聚乡人于此御寇,以关帝显圣邻里得无恙……

  新开岭:为通潜太大路,不知何时开关,工程历久不毁。又记:新开岭卡有碉楼一,关门高二丈。

  大化墩:县西南六十里,清初知县门五英愤后寨不下,领兵将攻之。诸生程继贤走谒门公,愿招安,毋用兵。门公与旗一面,招安各寨,皆归化。曰:大化墩,曰:招安墩寨。

  殷氏寨(英氏寨):县西南九十里千笠寺(旧名千里寺)相传曹平章夫人殷氏所立……

  四望堡:县南四望山寨,距城六十里,发捻侵扰,居人石蕴生等环山垒石,又于南北两门外建一碉堡,居人耐于安。

  今秋,在王家河村的庙谷岭发现乾隆四十年的《大清修路碑》,百家山村的苍坪发现有乾隆十一年的《大清修路碑记》,舞旗河村的大兴湾发现有嘉庆二十年的《功德勒石碑》与光绪三十四年的《通关桥碑记》。一块块的路碑,记述潜太古道在历朝都有维修,地方对这条线路的极为重视。

  潜太路,南明皇帝朱聿键也曾走过。明朝末年,唐王朱聿键在南阳招兵数千,统领队伍寻找张献忠作战,大败。因违反国法,而废为庶人,囚居于凤阳。福王朱由菘称帝,将其释放,命朱聿键带妃子曾氏及有身孕的侍妾江细细迁居广西平乐府。江细细因孕落下,混于难民中逃难,过方家河,河水暴涨,一石头化作山羊,驮着她跳过河去。江细细爬上山岭,动了胎气而早产。江细细身体虚弱抱着婴儿无法追赶朱聿键南下。吉王的师父伍冲虚,来到身边。江细细将儿交给真人。因暴雨,唐王与曾王妃也未能渡过扫帚河,在留驾园留宿一夜,江细细赶上唐王。弘光帝于公元1645年五月被俘,唐王朱聿键受郑鸿逵、郑芝龙等人拥立,六月称帝于福州,改年号为隆武。因此这条路也就留下石羊河、交儿岭与留驾园这几个地名。

  《霍山革命史》记载:1948年,匪首石家祥占据石家堡,控制大化坪、宋家河一带。霍山县委被迫分设在堆谷山与太平畈两处办公,在南部设立太平县。

  以上史实,足见潜太大路在古今军事史上的战略地位。现在这条古道只有县级公路诸廖路经过。

  南部自燕子河到包家河出太湖、九江的S209省道不经过大化坪。

  霍山处在大别山的东端,地控江淮,虽有白马尖阻拦,然两侧均有山口通道。大化坪处在霍山的中部,清康乾年间上土巡检司所在地,交通中的中心位置自然形成。巡检顾林(长州籍)在任22年,还留下赞美大化坪山水的大量诗篇。

  条条古道通江淮,然现在的大化坪镇只有鹿大路、迎白路、旅游大通道,这三条县级公路。霍英公路、旅游大通道从两侧通过,大化坪内没有省级道路。大化坪交通的边缘化、空心化,实因霍山的中部没有贯穿南北、横贯东西的省级交通网络。这不利于大化坪以致霍山深山区的经济发展。

  因此,大化坪镇必须向东打通金鸡山隧道链接大别山旅游扶贫快速通道,向西打通坳旗尖隧道链接G346国道,提升大兴湾至大化坪段为省级道路;改建并拓宽迎白路和白千路成332省道,兴建舞旗河、千笠寺大桥;连接合武高速,打通淮楚商务与旅游的快车道。加速皖西与鄂东经济一体化进程,以此实现霍山中部及西南山区的经济振兴。叶茂盛 仇多弟

分享到:
编辑:宋明俊 来源:本网原创 发布时间:2020年01月16日 09时04分51秒

相关文章

评论列表
版权声明:
1、本网所有内容,凡注明"来源:六安新闻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六安新闻网所有。
2、本站版权所有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参考,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六安新闻网]
图文推荐

    67岁中学保安被誉为...

    王文明作品   近日,黑龙江省一所中学内的保安引起了不少...

    送快递不只“跑腿儿...

      推开中国邮政北京海淀魏公村营业部的大门,记者便被大大小小、堆积如山的...

    春运第五天 民航迎来...

      央视网消息:春运第五天,各地机场迎来无陪伴儿童出行的首个小高峰。春运...

    探访京张高铁八达岭...

      自去年底开通以来,京张高铁已平稳开行了半个月,累计运送旅客近80万人次...

    准备好过年了吗?消...

      央视网消息:除了年夜饭陷阱,还有哪些是消费者应该小心的春节“陷阱”呢...

    霍山白莲岩中心学校...

      寒假到来,春节临近,为贯彻全国妇联、教育部、民政部、公安部等七部委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