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六安新闻网>> 六安新闻>> 深度报道>>正文内容

工匠精神的追梦人

——访宫式木雕彩绘贴金第四代传人刘大宏
六安新闻网【字体: 收藏 打印文章
 

  编者按 工匠精神,是指工匠对自己的产品精雕细琢,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的精神理念。工匠精神这一概念,常被习近平总书记提及,也被写入了党的十九大报告之中。

  “心在一艺,其艺必工;心在一职,其职必举”。古往今来,大凡有所成就者,都绝不可能是三心二意、朝秦暮楚之辈,大多是用心专一、笃志前行之士,刘大宏先生即为一例,请看人物专访《工匠精神的追梦人》。

  翻开厚厚的《六安州志》(清同治十一年),不仅在《卷之十三》中有《学宫》专节,还在《卷之一(图考)》中有“学宫图”插画,(明万历《六安州志》也有类似的“儒学之图”),六安文庙,亦称“学宫”,为我们研究六安传统文化及传统建筑留下了宝贵的财富。

  在近200平方米的工作室里,一位高而清瘦的工匠,正神情专注地创作着尚未竣工的木雕作品,或锲,或凿,或绘,或贴,仿佛整个身心都融化在这尊木雕艺术中。他——就是被安徽省政府授予“工艺美术*”的宫式木雕彩绘贴金第四代传人刘大宏先生。

  2018年夏季,笔者因编纂《镇志》之需,与编辑部几位同仁一起赶到位于省城合肥的“合肥大宏木雕工艺品有限公司”,专程探访老乡刘大宏先生。稍作寒暄后,刘大宏陪着我们参观他的工艺展览室和生产车间,简要介绍了木雕彩绘贴金的工艺流程。当我们看到那一个个精雕细琢、金碧辉煌、栩栩如生的各类木雕彩绘作品时,无不被大宏先生的精湛技艺所折服,在此只能用四个字表达:“叹为观止!”

  在接待室里,刘大宏向我们递上了一本本影集,打开了回忆的闸门。

  当回忆起那个16岁的青春少年为了生计,走出家门拜师学艺的情景时,花甲之年的木雕工艺*刘先生依然心绪起伏,唏嘘不已。刘大宏出生于金安区三十铺镇红旗村的一户农家。遭受“粮食关”劫难的刘大宏在童年便练就了吃苦耐劳、刻苦钻研的品质。尽管当初是为了生计跟着师傅走村串户,但在拜师学艺的岁月里,刘大宏接触了坊间大量民居家具、菩萨神仙等精细木雕品种,无论是卓然出世的庄严神像,还是世俗古人或飞鸟花卉,都在年轻的刘大宏心里烙下了深刻的印记。而那巧夺天工的构思,出神入化的雕锲,五色斑斓的彩绘,更是让刘大宏对传统木雕产生了浓厚兴趣,为他走上木雕贴金彩绘、古建筑建造、古建筑木雕装饰这条艰辛的工匠之路扎下硬实的根基。从踏上这条路开始,年轻的刘大宏就面对恩师发下了誓言:一定要把师傅的手艺传承下去。他广缘天下,不计门户之争,取长补短,精益求精,把自己当作一块海绵,不断汲取众家之长,并专攻木雕行业中比较冷门的宫式彩绘贴金工艺,形成了既延续传统又有个人风格的新型手工木雕工艺。

  他相信自己学到的东西总有一天会有用处的。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上世纪80年代起,随着国家保护传统文化意识的增强和文化复兴的需要,一方面,大批在文革中因受冲击而损毁的寺庙、道观、祠堂、古民居等迫切需要修复,而另一方面,木雕市场又面临工匠流失、人才断档的窘境。身怀绝技的刘大宏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他于危难之际,走出乡土,东进省城,第一个大动作就是承接已有1700年历史的皖中名寺——合肥明教寺的文物木雕修复工程,并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受到域内僧俗两界的高度评价。从此,刘氏木雕和刘氏彩绘贴金技术名闻遐迩,众多庙宇住持上们求助,刘大宏的木雕市场一发而不可收。如“明故宫”雕塑皇帝朱元璋马娘娘殿及满朝文武大臣、宫女,全堂佛像雕塑共600多尊、神龛、各式匾额、楹联等许多配套雕刻贴金、描金彩绘等工艺装饰;如淮北相山寺、江苏滨海大佛寺的整体木雕工程,总高16米的大佛像,两寺全堂64尊佛像的木雕贴金彩绘、神龛配套工程装修;如蚌埠栖岩寺的3尊大佛雕像,仅雕刻香樟木料就用了130立方米……这些都是刘大宏先生的手笔重修而成。诸如黄山北大门古民居“徽州人家”建筑群大型徽雕装修、巢湖五星级华侨宾馆的大型木雕贴金彩绘制作、肥东李鸿章祖祠的木雕祖先像贴金彩绘、岳西二祖寺、涡阳老子庙、六安云峰寺、肥东定光寺、肥西白神寺、巢湖西圣寺、寿州地母宫、凤台清泉观、安庆张祠堂、无为刘祠堂等都留下了刘大宏与徒弟们的刀斧神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