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名人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六安新闻网>> 六安名人馆>> 教育名人

    章孟和、邹晓清的书画人生

     
      1997年4月2日,无锡市博物馆里人头攒动,门口摆满了花篮,由著名书法家沈鹏题写展名,由安徽省美协、无锡市博物馆和六安市文化局联合主办的“邹晓清·章孟和画展”正在这里举行。出席这次展览的有无锡市、六安市的党政领导、省美协的领导,来自全国书画界的朋友及社会各界来宾共计数百人参加了画展。展览还收到了南到深圳海天出版社、北到辽宁出版社包括上海人民出版社在内的数十家省市级全国知名出版单位以及像中国美协水彩画艺委会、著名画家杭鸣时教授、全国年画研究会副会长、著名美术家沈家琳编审、中国新闻学院沈如钢博导和省内名家鲍加、郭公达、郑震等数十名画家、教授、社会活动家发来的贺信或贺电,画展盛况空前。
      一
      邹晓清和章孟和是一对情结翰墨的夫妻画家,这在皖西乃至安徽画坛都是很少见的,他们是真正情趣相投的人间比翼鸟、画坛连理枝。
      邹晓清是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有五幅作品曾先后参加了第六、第七两届全国美展和第四届全国年画展这样的大型国展。尤其是他和章孟和联合创作的两幅作品《春孵》、《宝宝跑得快》同时入选了第七届全国美展,这在全国都是很少见的。另外,他们的年画作品《女驸马》一次性印刷160万张,破安徽年画发行记录;年画《恭贺新禧》由上海美术出版社连印四版。两位老人在全国公开出版发行年画达21幅,其成就实在惊人。
      二
      邹晓清,江苏无锡人,少时受其二舅蒋虚谷(苏州美专学生)的影响而深爱美术。初中毕业时,由于生病错失了中考机会,其家乡中学教师沈铁如见其聪颖好学、酷爱美术而顿生怜爱之心,他便向他的朋友著名美术家、苏州美专副校长黄觉寺作了推荐,于是18岁的邹晓清离开家乡前往苏州美专成了全校唯一没有学籍并只学美术的特殊学生,同时黄校长还安排他免费与老师杭执行(后到上海电影美术学校任教,是全国知名动画家)同住。
      邹晓清在苏州美专学习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对邹老一生却影响深远,特别是在做人教育方面。当时苏州美专的校长是全国知名画家颜文梁,他是当时中国油画家中最有成就的画家之一。颜当时不住在苏州,住在上海,有一天,颜回到学校,正在校园里有事,邹老匆匆往教室里赶,一不小心撞在了前面行人身上,还把他的鞋子给踩掉了,这个人就是颜文梁。邹老当时不认识他,这时路过的学生都停了下来,感到好笑:学生把校长的鞋子给踩掉了。出人意料地是,颜校长并没有训斥他,反而点头哈腰地赔小心,仿佛是他把学生的鞋给踩掉似的,这么一个大学问家,如此谦逊、和蔼,这给邹老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黄觉寺也是当时了不起的画家,其著作《素描画述要》是中国最早的素描工具书之一。由于黄常到无锡兼课,邹老回无锡老家,于是他俩经常一起趁车。车上人很多,什么人都有,人家就把黄校长挤在车上动弹不得,黄也一声不吭,从来不拽校长、教授的架子,非常平易近人,这都给年轻的邹老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所以邹老在回忆起苏州美专时的学生生涯时,总是深情地说:苏州美专给我在做人方面的教育实在是太深刻了。
      1952年,邹晓清以优异成绩考取由中国著名美术教育家、江苏新时期国画奠基人吕凤子先生创办的江苏艺术师范学校(在江苏丹阳市,前身为吕凤子私办的正则艺专,解放后更名),师从吕凤子先生的大儿子著名油画家、刺绣家吕去疾教授学习油画,同时学校还开设了音乐、戏剧、舞蹈等课程,这对邹老在艺术上的养成,都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邹老一开始上的是一年制中师速成班,之后又在本校重上了三年制中师班,这样邹老在江苏艺术师范学校一共读了四年书,其苦心孤诣的求学精神实在令人钦佩。在校期间,邹老一直担任班长,班主任为书画大家张书旗的学生、江苏杰出的花鸟画家赵良翰。不过,邹老在丹阳的4年,主要学的是水彩画。
      1956年,邹老从丹阳毕业后,又考取了安徽师范学院(即现在的安师大),从此便与安徽结下了血肉之情。在师院,邹老深得老师方诗恒(徐悲鸿学生)的喜爱,他不论在同年级的哪个班上课,都要把邹老带到这个班级,让邹老上他的课,方老师兼善中西画法,既教国画,又代素描,有乃师之风。另外,在师院其间,邹老还师从于皖内大家王石岑、申茂之、光元鵾等人学习国画山水、花鸟等。不过,邹老在作业完成之余还是醉心于其钟爱的水彩画创作。
      四
      1958年,邹老安徽师范学院毕业后,被分配到寿县师范工作。邹老每周要代27节课,白天根本没有时间画画,只好在晚上挤出时间来搞一点木刻(因为在煤油灯下是无法画水彩的,水彩的光感很强)。邹老的第一张木刻版画《太湖疗养院》发表于1958年7月12日的《新华日报》(江苏省报),第二张木刻版画《钢铁工地》发表于1959年1月17日的《解放日报》,这是邹老第一次在全国性的报刊上发表作品。
      1961年,邹老被抽调到六安地区文化局搞专业创作。自1962年,共有《古寺春晓》等三幅版画连续入选省美展。
      1964年,邹老被调到六安二中任教,这一干就是17年,一直干到改革开放之初的1979年。这期间,邹老教学工作担子重,任务紧,还是没有时间搞创作。而且,在和章老结婚后,生有三个孩子,又有两位老人一起过,两人的工资开始加起来只有微薄的九十余元,一家生活十分艰辛。邹老只有在被抽调到省里(安徽美术出版社、安徽少儿出版社)搞专题创作时,才能画上一点。但这大多是命题式创作,以画连环画、插图、宣传画为主,例如在1970年—1972年间,邹老就曾以毛主席视察舒茶为题材创作了油画《毛主席来到咱们厂》(现存于安徽博物馆、1972年入选省美展)。这样,由于时代要求及各种原因使然,这就造就了邹老成为一名美术上的杂家,即水彩、国画、油画、木刻、年画、宣传画……什么都搞,所以多年以后,他的好友著名电影导演凌子风(早期北平艺专美术专科毕业)为他题写“纵艺”二字,意为艺术领域的多面手。为了说明他在艺术方面的多种才能,还举一个例子。1959年在寿县师范期间,他还创作编排了舞蹈《庆丰灯》,当年入选了华东地区文艺汇演,并获安徽省优秀节目奖。
      五
      1979年,中国迎来了改革开放,进入了真正的春天。邹老也被调进了县级六安市文化局,任创作室副主任,真正得到了“学以致用,人尽其才”。从此邹老的创作也进入繁花硕果的丰收季节。
      为了讴歌伟大的时代,为了普及文化、为了把真、善、美传达给千千万万文化水平不高的广大群众,邹老开始和章老“双剑合璧”——一口气创作完成、并在全国连续公开发表了年画达21幅之巨,可谓影响全国、家喻户晓。甚至,在80年代后期,邹老到新疆喀什写生时,还能在牧民的家里看到自己创作的年画。
      六
      1991年,安徽遭遇特大水灾,新加坡政府向安徽捐赠了大量救灾物资,为了答谢人家,并应新政府的要求,安徽省政府决定向其回赠一批佛像书画作品。时任安徽省副省长的张润霞就把这个任务交给了时任省博物馆馆长、文物局局长的朱世力。应朱世力的邀请,邹老又和章老开始了工笔佛像画的创作。所以章老在总结他们一生绘画创作的经历时说,都是顺应时代、顺应社会的要求来创作的,从来没有时间搞自己喜爱的东西。
      然而,无心插柳柳成荫,邹老、章老的佛像画在新加坡却引起了轰动,以至在展销会上出现了抢购的局面。两个人同时看上了作品《华荫三圣》,以至一个人抢先把自己的章子盖在了上面,两个人闹得不可开交。于是,工作人员只好出来协调,说找作者再画一张才算了事。此次邹老夫妻共有四幅作品参加展销,并全部售出,所得钱款全部捐给了新加坡佛教居士林贫困学生助学金基金会。所以邹老夫妻又是一位承延敦煌壁画艺术并颇有建树的一代佛像画家,以至1994年,广东肇庆召开全国第一次佛像艺术展时,邹老夫妻和沈鹏、凌子风等国内文艺翘楚一起被邀为嘉宾共同参加了开幕活动。
      七
      邹老、章老的艺术人生十分丰瀚,其艺术成就省内瞩目,影响全国。除1997年在邹老家乡无锡举办了盛大的个展外,又先后于1999年、2002年两次在广东顺德举办个展,这在皖西画坛目前是绝无仅有的。
    邹老夫妻一生勤奋,创作丰盈,有五幅作品曾先后参加国展,有数次参加省展及各种展览,并在全国公开发行了21幅年画,出版印刷达千万张之巨,另外还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发表了作品达六十余幅,并有三十多幅作品流入美国、新加坡、芬兰、马来西亚及港台地区,为传播中华文化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八
      纵观邹老的一生,其对社会贡献最大的成就当数其与妻子章老一起创作的年画。这批作品贯彻党的文艺方针、顺应时代的要求,是一曲曲时代的赞歌,把改革开放以来,人民群众生活的巨大变化,浓墨重彩地得以展现,把人民群众过上好日子的无比自豪描绘得淋漓尽致。其作品形象俊美,情节生动,善于以细微处见精神,是一章章感人的诗篇。读之,使人从心底荡漾起无限幸福的涟漪,觉得时代是如此的伟大,人生是如此的美好!
      当然,邹老在艺术领域造诣最深的还当数其看家本领——水彩画。每揽邹老的水彩画都有一种令人沉醉的迷恋:阳春三月,杏风射眼;风行雨过,润色花开;梨花枝头,春雨欲滴;杨柳青青,菜花正黄;河水初涨,鹅鸭戏水;桃花坞里,蜜蜂嘤嘤;暮春天气,淫雨霏霏;天朗气清,万峰竞秀;花草丛中,莺歌燕语;明月初升,浣女喧闹;夕阳西下,渔舟唱晚;竹影婆娑,佳人有约;石榴裙红,罗带轻分……像石子击碎月下平湖,像处女初试温泉新凉——这是翡冷翠的夜,这是碧落梧桐清明;这是丁香空结雨中愁,这是人间四月天!神俊气爽,光色斑斓,清新鲜嫩、潇洒风雅、水色空蒙、气质高华,如痴如醉间,令人绝倒,满眼里只剩下眼花缭乱的色彩漩涡和光辉闪烁的潋滟波光。
      邹老是一位用色彩吟咏的诗人,善于以敏感的心来感受这世间的斑斓,他用感觉和感情来体验世界,在其田园牧歌式的作品中,把大自然的风花雪月与人间的喜怒哀乐融成一片,达到了借景抒情,以情写意的迷人境界。
      邹老在长达六年的求艺生涯中,始终迷恋于水彩画的创作,又加上师承诸多名家,所以在水彩画的光影表现中有其独到的心得。邹老的室外风景写生,善于把握景物暗部色彩的丰富性,由于物体亮部受到阳光的直射,所以固有色几近消失,出现了一种微妙而偏冷的色彩,而真正“放光”的地方是在物体的暗部,地面光越强,暗部受到地面光的反射也就越强,色彩越发温暖而且透明,邹老在长期的写生中,已深深领会了大自然的韵律。
      另外,邹老还十分注重对广阔空间和无限空间的表现。在其《西行怀古》中——茫茫大漠,空旷渺远,巍巍城堡,静穆苍凉。邹老只用一两种颜色,利用其色彩纯度的无限递进性,把画面的空间推向了无限。空间的表现决定一幅作品的感染力,这种空间的形成除了形象的透视外,主要靠空气感而产生的色彩透视。由于空气中含有蒸气和尘埃,这就造成了空气的色彩和半透明状。高明的画家就是紧紧抓住了空气之中同一物体的不同色彩:清晰与模糊;冷与暖;固有色的明与灰等细致入微的表达,从而使画面产生了无穷而深远的苍茫境界。这幅画作充分显示了邹老精湛的技术素质和长期浸淫其间的学术水准——在水彩中表现了流动、透明的生命,表现了空气情感和生命运动,让无法言语转瞬即逝的流光变成了永恒,令人流连迷醉。
      九
      古稀之年的邹老和章老,又开始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皈依——邹老画起了国画山水,章老画起了写意花鸟,
      开始了人生的修身养性。
      其实,中国的国画与水彩画有许多类似之处,用水调和墨彩作画是中国古老的传统。中国画的山水、风景画到了明末清初,与国外当时的水彩风景画已差别不大。水是水彩画的生命与灵魂,而中国画又称水墨画,陈淳、徐渭一路的大写意文人画则全以水胜——以水为格、以水为韵而气韵生动。所以邹老的山水画一出手便不同凡响,可谓借古开今,洋为中用而自出一格。在其画作中既借用了西方的透视、构图、用光、用色,又借鉴了中国古代山水的经营位置、点染皴擦,故其作品浑厚华滋、墨飞色舞而动人心魄。而章老的花鸟画也同样开合有度,气高格雅。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一对艺术伴侣,情笃意合,真是“醉里吴音相媚好”、最美不过“夕阳红”啊!
     
     
     

    上一篇:邹晓清[ 02-21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