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名人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六安新闻网>> 六安名人馆>> 政治名人

    宋继蕴

        宋继蕴,女,1903年出生于安徽省舒城县宋家圩。祖父宋传统,家有薄田数亩,在乡设馆课读。父亲宋治平,生二子一女,宋继蕴排行老二。宋继蕴童年随祖父读书,粗通文理,因受封建礼教束缚,未能继续深造。
        1、革命历程
        五四运动后,新文化在各地广泛传播,舒城的社会风气也逐渐开化,一些思想清醒的青年学生开始萌发反对封建制度的意念,有的还到外地求学,吸收新思想的营养。在这个社会变革时期,宁继蕴也感受封建礼教的压迫,痛心妇女的命运。这时,她的弟弟在合肥省立第六师范读书,带回宣传新文化的书刊,她从中接触到许多前所未闻的东西,思想上有了初步的觉悟。1924年秋,她与刘敏结婚。婚后,双方志同道合,广泛结识安徽旅外进步学生,大量阅读革命书刊,从此知识增进,视野开阔,对社会的黑暗和人民的疾苦也看得较为真切。四一二反革命政变后,皖西地区部分共产党员由城市转入农村活动,宋继蕴通过刘敏同这些共产党员有了较多的接触,进一步受到革命思想的熏陶。1929年暑期,刘敏赴六安学习。不久,宋继蕴为了摆脱封建家庭的束缚,进入舒城女子纺织工厂,一边学纺织,一边学文化,积极支持刘敏参加革命斗争。
        1930年7月,宋继蕴前往上海,同刘敏一起进行革命工作。她根据上海地下党组织的安排,进入新华袜厂做工,在女工中进行宣传,组织妇女解放同盟。是年冬,由朱爱华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在党的雨露阳光滋润下,她更加豪情满怀,投入艰苦而复杂的战斗。
        当时,革命处于低潮,敌人侦探四出,大肆搜捕、屠杀共产党员和革命群众,浦江两岸弥漫着腥风血雨。宋继蕴目睹敌人的暴行,激起强烈的愤慨。她冒着生命危险,经常往来于各个工厂之间,组织工人*,从经济上、政治上打击蒋介石的反动统治。九一八事变后,她同工人、学生一起到处奔走呼号,控诉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罪行和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的卖国政策。一二八淞沪抗战时,她积极参加战地救护队,亲自为爱国将士抬担架,包伤口,送汤药,并开展声援和慰问活动。每当“五一”、“五卅”等节日,敌探密布,戒备森严,而宋继蕴仍然发动群众,举行**,并多次机智同敌人周旋。
        宋继蕴性格爽直,对人热情,许多工人和青年学生都愿意接近她,亲切地称她为宋大姐。她经常介绍一些革命书刊给他们阅读。对于文化水平低的工人,她还耐心地讲解,甚至连书刊封面的图案也讲清楚。当时有位工人叫李为之,就是在她的帮助下逐步提高认识的,后来由她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1932年夏秋之交,纱厂一位姓彭的青年女工被捕,关在漕河泾监狱。宋继蕴恐这位青年女工受不住敌人的严刑审讯,便买了一瓶辣椒罐头,装在一个土瓦罐里,叫李为之送给那位女工,并捎话说:“妈妈(指党组织)不放心,特地买瓶辣椒带给你。”暗示她要像辣椒那样泼辣,坚持斗争。由于宋继蕴平时的教育培养,这位青年女工在敌人面前表现得十分顽强。她被敌人打得遍体鳞伤,还在自己的内衣里绣上红五星,表示对党的忠诚。她对前来探望的李为之说:“你回去,叫妈妈放心,我喜欢吃辣椒。”后来,经过宋继蕴等设法营救,这位女工终于获释出狱,继续投入斗争。
        1932年初,宋继蕴接受护送两位同志(一男一女)去东北的任务。当时,上海敌人防范严密,稍有疏忽,即堕入罗网。宋继蕴接受任务后,反复考虑敌人的行动规律,确定走向火车站的战线,并将被护送人化装成为富家的一对情侣,派李为之化装成雇工提着皮箱送上火车。这只皮箱内藏通讯器材,重约30多斤。宋继蕴一再叮瞩,提皮箱时要使人觉得内中只有日常衣物,不能露出份量过重的态势,并交代彼此的关系和称呼。在她的精心安排下,护送任务顺利地完成。
        宋继蕴谦虚谨慎,经常向人征求意见。有的同志坦率指出:“她在工作中不注意隐蔽自己,有时在公共汽车上也谈论同资本家的斗争。”她欣然接受,并在以后的行动中切实改正。由于她在依靠党组织的同时又能集中群众的智慧和力量,所以虽在严重的白色恐怖中,仍能顺利完成党交给的联络、交通和搜集情报的任务。
        1933年初秋,宋继蕴调回安徽,担任中共合肥中心县委委员,负责交通和保管党的机要文件、抄写翻印宣传品、处理机关日常工作。为了便于同党中央联系,经中心县委研究决定,由宋继蕴以**身份为掩护,将中心县委机关暂时设在合肥小南门*教堂内(原外国神甫住的一座小楼上)。当时,党中央派人到合肥中心县委或合肥地区党组织派人到外地,都由宋继蕴负责接待和联络。
        宋继蕴虽在地下活动的复杂环境中,对工作仍十分负责,一丝不苟。凡是党的文件或宣传品,她都认真抄写、校对和刻印,并且及时完成。每当夜深人静,她总是在灯下振作精神,奋笔疾书。送别了不眠的长夜,又迎接战斗的明天。她的工作精神,获得同志们一致赞扬。
        宋继蕴和她的丈夫刘敏,虽然都在中共合肥中心县委工作,但因斗争需要,长期分居两地。她对此从无怨言,总是积极支持刘敏的工作。她有时肩负任务下乡,尽管距离婆家只有十几里,也从未回家探望。她婚后未育子女,对弟弟宋于斯之子爱如己出。后来此子夭折,宋家又遭火灾,宋于斯复因咯血逝世,父亲来信要她回家一趟,她抑制内心悲痛,坚守工作岗位,始终未曾回家。
        2、不幸“被捕”
        1934年6月,中共合肥中心县委制定一份宣传材料,由宋继蕴连夜赶印出来,于6月30日清晨,交给交通员分送下属党组织。不料6月29日晚,合肥四姑巷褚姓家中黄金被盗,立即报请*合肥县政府下令全城*,并派常备队分守各城门,严格盘查过往行人。交通员来到南门,见此情景,慌忙转口。敌兵见他神色慌张,立即上前强行打开他的包袱,搜出大量宣传材料,随即将他捕送县府。在严刑拷问下,此人叛变,供出中心县委机关所在地和宋继蕴。当天,宋继蕴在布置分送宣传材料之后,正在迎候中央分局从上海派来的交通员,突然从窗口看到敌常备队包围了她居住的小楼,感到事态十分严重,一面迅速将党的文件密藏起来,一面销毁与上海交通员及下属组织的联络暗号。正当炉内残片化尽时,敌兵破门而入,将宋继蕴绑赴*县政府,不久,被押送六安。
        当时,*反动派以大批特务和叛徒组成的“皖西匪区工作团”,由*中央监察委员苗培成率领,正在六安进行*、反人民的罪恶活动,得知宋继蕴是中共合肥中心县委委员,如获至宝。特务头子苗培成亲自审讯,先是软化收买,继而以死威胁。宋继蕴在法庭上慷慨陈词,怒斥敌人,并表示视死如归的决心。每经过一次审讯,敌人就遭受一次挫败。在这位大义凛然的女共产党员面前,敌人束手无策,只得滥施毒刑,用以发泄自己失败的恼怒。
        宋继蕴被捕后,中共合肥中心县委派人化装前往狱中探视,了解党的文件下落。宋继蕴在敌人的酷刑折磨中,时刻担心党的文件的安全,曾多次设法把藏文件的地方告知党组织,但因敌人防范甚严,未能成功。如今见到组织来人,自然十分高兴。为了防备敌人破坏,她故意同来人叙谈家常,趁敌看守人员不注意,机警地讲出藏文件的地点,并要来人转告组织对她要绝对信任。后来,宋继蕴用生命保存的文件,终于又回到组织手中。敌人妄图获取党的机密的阴谋,遭到可耻的失败。
        3、壮烈牺牲
        1934年8月的一天清晨,宋继蕴被押赴六安西郊刑场。她昂首阔步,镇定自如,沿途高唱《国际歌》,并高呼“打倒*!”“中国共产党万岁!”从容就义。
        宋继蕴同志为了党的事业,宁死不屈,英勇献身,不愧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中华民族的好女儿。
     

        来源:http://baike.baidu.com/link?url=QaBWLaIwd3QI0L-QRVzLqxWswq0tXoOuTHsA1MfO8eDhSxdpIlfqbSjsMO7kO1alzWfOn6e-lRukq-45gMWAJ_


    上一篇:胡志满[ 01-03 ]下一篇:周启瑞[ 01-0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