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六安市委宣传部主办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名人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六安新闻网>> 六安名人馆>> 军事名人

    程业棠

        程业棠(1912—1986),安徽省六安人,1928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同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1929年转入中国共产党,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曾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人物简介
        程业棠,安徽省六安人。一九二八年加入中国共产主义青年团,同年参加中国工农红军。一九二九年由团转入中国共产党。
        土地革命战争时期,任红四方面 程业棠军第三十军八十八师二六五团排长、连长兼政治指导员、营政治委员、团总支部书记、营长、团政治处主任。参加了长征。
        抗日战争时期,任新四军教导营队政治指导员,教导总队大队政治教导员、教导队总支书记,特务团副营长、代营长,第一师三旅七团政治处主任,警卫团副团长兼参谋长、团长,苏中军区第四军分区特务四团团长兼政治委员,苏浙军区第三纵队八支队支队长,浙东纵队第四支队支队长。
        解放战争时期,任山东野战军第一纵队三旅九团团长,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二师副师长、师长,第三野战军二十军五十九师师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第十三步兵学校校长,第十七文化速成中学校长,安徽军区副司令员,安徽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员,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顾问。一九五五年被授予少将军衔。
        生平经历
        程业棠,民国元年(1912年)出生在六安市苏家埠一个贫苦农民家庭,祖上三代靠在淠河上摆渡为生,7岁读私塾,9岁时因家境艰难而辍学,帮助父亲摆渡,也难以生活下去,只得帮财主家放牛。
        民国17年参加革命活动,任乡苏维埃少年先锋队队长,加入国际共产主义青年团,次年转为中国共产党正式党员,参加红军游击队,编入红军第十二师三十五团,任排长、副连长、连长,参加了苏家埠战役和鄂豫皖革命根据地4 次反“围剿”斗争。民国21年10月,随红四方面军长征,任营长、营政治委员,经过艰苦转战,在四川昭化南部嘉陵江畔,国民党在这里布下第二十八、第二十九2个军和1个独立旅,沿江修筑明碉暗堡,凭险扼守,欲阻止红军西渡。程业棠率领全营强渡嘉陵江,又率突击大队攻占江边的高城山,为方面军劈开了强渡嘉渡江的通道。
        二六五团赴任
        红四方面军强渡嘉陵江后,先是爬雪山,后是过草地。在这艰难时刻,程业棠被调任二六五团政治处主任,在团党委的领导下,他深入连队,白天同战士们一起行军,一到宿营地,又不顾行军疲劳,做思想工作,作宣传鼓动,使部队胜利翻越雪山,三过草地,而后浴血河西走廊,穿过渺无人烟的祁连山脉和戈壁沙漠,历尽艰辛到达延安。
        抗日战争
        抗日战争开始,程业棠从延安到达皖南泾县云岭,担任新四军教导总队第一大队政治委员。“皖南事变”中,他任由教导总队学员编成的特务团政治处主任,在部队被冲散后,独立奋战,率部分指战员从铜山岭冒死突出重围。到达苏北抗日民主根据地后,任苏中军区如皋警卫团团长、特务团团长兼政委,连续攻克日军童家甸、九门闸等据点,强袭了蔡家墩、鲍家坝等日伪军据点。
        民国33年3月,参加了车轿战役;6月,又奉命攻打日军设在黄海之滨东面的一个重要据点南坎镇。战士们端着剌刀冲进日军据点,日军全部被歼。特务团围歼南坎据点战斗打响,驻掘港日军丹木中队长闻讯率部赶赴南坎增援,被新四军打援伏兵和担任预备队的特务团三营拦击,中队长等所有日军被击毙,新四军又乘胜攻克掘港日军据点。同年11月,程业棠随粟裕渡江南下,先后任苏浙军区第一军分区参谋长、第三纵队第八支队支队长、第二纵队第四支队支队长,参加了天目山等战役战斗,积极打击日伪军,为夺取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重大贡献。
        解放战争
        解放战争时期,程业棠任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第二师副师长、师长,第二十军第五十九师师长等职,参加了鲁南、莱芜、孟良崮、豫东、淮海、渡江等著名战役。民国38年5月,率部进攻上海,先沿平湖、淞江、川沙一线进击,越过一道道水网,击退国民党军堵截,直捣吴淞口,占领高桥镇,而后攻入市区。战斗结束,已是午夜,天又下着雨,为了不惊动市民,他同战士们一起和衣躺在南京路的屋檐下。战士们在马路上睡了7天7夜,他也同样在马路上睡了7天7 夜,受到上海市民的高度赞誉。
        新中国建立后,程业棠先后担任解放军第十三步兵学校校长、安徽省军区副司令员,兼任全国体育运动委员会委员、安徽省体育运动委员会主任,继任安徽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副司令员、安徽省人民防空领导小组副组长、安徽省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副主任、安徽省军区顾问。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荣获二级八一勋章、二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
        程业棠戎马一生,殊死奋战,先后9次负伤,身上弹痕累累,有的弹片、弹头在战场上就被他抠出;有的弹片、弹头在医院手术时才被取出来。1986年9月3日辞世,火化后,留在他身上的最后两块弹片才离开了他的身体。
     

        来源:http://baike.soso.com/v1961978.htm?ch=ch.bk.innerlink
     


    上一篇:李书全[ 12-24 ]下一篇:张子义[ 12-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