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吴鼐的无奈

2014-11-11 16:11:56
分类:

吴鼐的无奈

 

    历尽千辛万苦,饱受四处漂泊折磨的吴鼐终于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吴鼐现在很满足。春节后他携家带口经路上遇到的一位好心人的介绍,来到了这个大别山中的小山坳,一个小的连地图上都没有标注的山去小镇。包袱里的现金还够他在镇郊租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一家人自此告别了东躲西藏的生活,终于有了一个安身立足之地。

    孩子在几十里外县城的一所私立学校上了学,虽然不是重点学校,可是能重新捧起课本多认得几个字,多懂点文化,总比四处流浪强得多。妻子在镇上的一家小服装厂做缝纫工,工资虽然低了点,可总比在外拾荒看人家脸色强百倍。他自己也在工地找了个临时工,晚上看看工地,白天顺带负责到菜市场买菜这一类的杂事,不仅能填饱肚子,还多少能攒几个。这样的日子虽然很清苦,但吴鼐已经很知足了。

    可吴鼐怎么也没想到,就在这个阳光明媚的下午,他做了一件后来令他后悔终生的事。

    这天是星期五。为了进城接孩子回家过周末,匆匆扒了几口午饭后,吴鼐将碗一推,向同宿舍的工友借了辆摩托,一路颠簸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山路,终于在五点前到达学校门口。离放学还有十几分钟时间,学校门前已经人山人海,挤满了来接孩子的家长。吴鼐等的有点心焦,加上一路劳累,就将摩托车推到马路边的树阴处,靠在车上闷头抽烟。突然,吱~~不远处传来了一声长长的刺耳的急刹车声,吴鼐抬头一看,只见马路前方有一个老人的衣服挂在一辆小轿车的倒车镜上,老人踉踉跄跄地被拖出了好几米,双脚几乎悬了空,然后重重地倒在了马路中央。车终于停了,从车窗里钻出了一个光脑壳,朝老人不知骂了一句什么话,然后扔出了两张红色人民币,随后猛地一加油门,疾驰而去。

    有人被车撞倒了!不知谁喊了一嗓子。大家纷纷转过头来张望。谁碰的?肇事司机逃逸了,这人可真不是东西。这事咱可管不了,还是赶快报警吧。一群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可就是没一个人愿意跑过去扶一下。也是,这年头老人倒地了谁敢上去扶啊,万一被讹上呢,那可真的会倾家荡产。就像今年的春晚小品中的那个骑着破自行车的人说的,哥以前也是开大奔的,自从扶了三个老太太后,改骑自行车了。当然,那时吴鼐还窝在长白山森林深处的一个草棚里,连盏电灯都没有,哪有条件看电视?

    问题不是出在老人身上。老人被吴鼐扶起来坐在路边后,惊魂未定,歇了半晌才缓过神来,他慢慢站起身揉了揉膝盖,又伸伸胳膊蹬蹬腿,还好,除了几处皮肤擦伤外并身体无大碍。老人一边掸着衣服上的土,一边感恩戴德地对吴鼐说,谢谢,真是太谢谢你了,现在遇到这事,像你这么好心的年轻人可不多哪。你是好样的!

    这时候,从人群里走过来一位皮肤白净,戴着一副黑框眼睛的中年人。他朝吴鼐笑了笑,笑容里充满了赞许和敬佩。两人一起将老人搀过了马路,并将老人送上了公交车。老人隔着车窗连连挥手,热泪直在眼眶里打转。

    大哥,我是《古城日报》的记者甄巧,今天也是过来接孩子的,恰巧看见您扶老人的感人一幕。请问,看到老人倒地后,您的第一反应的什么?究竟是什么精神支撑着您冲破世俗的观念跑过来扶起老人的?您能详细谈谈您当时的真实想法吗。中年男子连珠炮似的向吴鼐发出了一连串的问题。

    吴鼐一听此言,好像一下子想起了什么,突然脸色苍白,嘴唇发抖,额头上也渗满了汗珠。他一言不发,也顾不上接儿子回家,转头便跑。来到摩托车旁,一跃而上,迅速点火发动,一溜烟地穿过大街,眨眼间不见了人影。

    中年男子见此情形先是一愣,接着赞许地点了点头,会心的一笑。他一边迅速地从背包里掏出相机,一边追着吴鼐的背影连按快门。

   第二天,《古城日报》在头版刊登了吴鼐扶老人的事迹并配上他骑着摩托车远去的大幅照片,电台,电视台也纷纷以《无名英雄,扶起了摔倒的的人心》为题作了专门报道。一时间,无名英雄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全城展开了寻找无名英雄活动。

   晚上,吴鼐被妻子打电话催回了家中。刚一进门,妻子就狠狠地把一张报纸摔到吴鼐的脸上,然后破口大骂。什么德行,居然还想当英雄!现在好了,到处都传遍了,看你现形吧。才刚过上几天安生的日子,你又给老娘惹上这么一出。这日子还过什么过!吼完,将桌上中的几个茶杯扫到地上摔了个粉碎,然后一头扑倒在破沙发上嚎起来。

    看完报纸,吴鼐也傻了眼。他跌坐在椅子上,两手不停地搓着头发,脸色苍白,喃喃自语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早知道我就不扶了……他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的结果。

    两人正吵着,只听见院门彭彭彭地响起来,有人边敲门边喊道,请问吴鼐同志家吗?我们是电视台的记者,请开开门。

    原来,记者们根据报纸上照片中摩托车的牌照多方打听,居然找到了到吴鼐的住处。

   夫妻俩再也顾不上吵闹了,一时面面相觑。吴鼐慌忙朝妻子做了个求饶的手势,然后跑进里屋,反锁住房门,趴在床后瑟瑟发抖。敲门声还在继续。吴鼐的妻子只得强打起精神,揉了揉红肿的双眼,硬着头皮打开了院门。几个记者扛着摄像机一拥而入。吴鼐的妻子见状慌忙道,你们这是……”“大姐,您好。我们是县电视台的记者,专程来采访无名英雄吴鼐同志的,希望您多支持。请问吴鼐同志在家吗?“哦,哦,欢迎欢迎。呃,吴鼐有点事到外地去了,没个三五天的怕是回不来。要不等他回来你们再来吧。你们看……”记者们四下看看,又向向里屋伸伸头,里面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清楚,只得留下几张名片后怏怏离去。

    次日一早,吴鼐再次踏上四处流浪的征途。

    三天后,古城人吃过晚饭后在本省新闻中,忽然看见了一个颇为熟悉的身影——吴鼐?!不是那个扶起老人后便神秘消失的无名英雄吗?怎么戴着手铐穿着黄马甲坐在审讯室呢?只听播音员播报道:近日,震惊全国的特大生产销售有毒奶粉案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吴鼐在我省古城县汽车站被抓获。据悉,该嫌犯是公安部网上重点追查的A级通缉犯,自三年前案发后一直潜逃在外,辗转流浪了近大半个中国。警方是根据前日《古城日报》的一则报道发现该嫌犯的线索,并最终一举将其抓获的。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之中,请大家继续关注。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