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一个底层男人的鸿门宴

2017-01-02 20:01:06

一个底层男人的鸿门宴

——流冰小说《酒局》浅评

黄圣凤

 

作家流冰的小说《酒局》是在一个清晨读的,很入心。微信公众号上,流冰把《酒局》《泡澡》《狗患》《房事》等几篇辑名为“俗人俗事”,流冰就擅长写这俗人俗事,写的得心应手,写的触手可及。写平凡劳动者,写辛苦活着的百姓,写他们的遭逢际遇、追求挣扎、欢喜无奈,写他们的家长里短、嬉皮嗨愣、儿女情长,被称为 “底层生存写作”。《酒局》篇幅不长,全文1900多字,有看头,有回味,耐咀嚼。

生活中有无数的酒局,过了也就罢了,而小人物张三为了利益和尊严所设的这场酒局,被流冰先生电影一样呈现在读者面前,很有现场感,读罢如同亲历了一场人间剧,人物形象长久地徘徊在心头,挥之不去。

 

作家流冰的小说《酒局》是在一个清晨读的,很入心。微信公众号上,流冰把《酒局》《泡澡》《狗患》《房事》等几篇辑名为“俗人俗事”,流冰就擅长写这些俗人俗事,写的得心应手,仿佛触手可及。写平凡劳动者,写辛苦活着的百姓,写他们的遭逢际遇、追求挣扎、欢喜无奈,写他们的家长里短、嬉皮嗨愣、儿女情长,被称为“底层生存写作”。《酒局》篇幅不长,全文1900多字,有看头,有回味,耐咀嚼。

生活中有无数的酒局,过了也就罢了,而小人物张三为了利益和尊严所设的这场酒局,被流冰先生电影一样呈现在读者面前,很有现场感,读罢如同亲历了一场人间剧,人物形象长久地徘徊在心头,挥之不去。

 

一、渐入佳境的情节走向

 

一般来说,一个男人把另一个男人的老婆给睡了,那就是个死结。这两个男人或公了、或私了、或毛戈相向、或你死我活,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

南门菜市场一带,好多人在为张三抱不平,因为市场管理办主任李四把他老婆陶云睡了,这事是李四自个儿张扬出来的,那牛皮哄哄的模样,不像说假话。于是大伙们都认为,不久将有一场恶战爆发。

小说《酒局》一开始,流冰就营造一种气氛,设下一个死扣,开篇就抓紧了读者眼球。这个“结”怎么打开?最民间的想法就是,打呗!揍他个混蛋,打个头破血流,一腔怒火喷出来,皆大欢喜,大快人心。

而情节没有按常规思路发展,江流婉转,流冰在此处开始“蓄势”。

张三怎么就那么鳖!没有火冒三丈,没有操起一把菜刀夺门而去,找李四算账,甚至连一丝愤怒的表情都没有。读者不得不这么想:张三是个软蛋,是个绿帽子盖在头上都不敢放个屁的鸟人。更可气的,居然还要摆酒席宴请李四!

流冰缓缓打开故事,不动声色,把读者的好奇和疑惑充分酝酿,把势蓄足,之后包袱抖开才响亮。

其实,张三心里有一把算盘,他早已经把珠子拨得啪啪直响,他要设一场局,摆一场鸿门宴。

张三是个菜贩子,靠买卖蔬菜为生,处于“烟火人间”的最深处。生存可以是世俗的,但是尊严不可低估。他不可能像武士一般拿剑拿矛去生死决斗,不可能像文化人那样奋笔疾书,口诛笔伐。他的思维是底层百姓的思维,能够想到的最有“智慧含量”的办法,也就是拿酒“灌死他”!于是,他一手策划了一场属于自己的“鸿门宴”。

“鸿门宴”上会翻出什么花来,李四完全不知道,读者此时也一无所知。

张三的“局”是经过了精心盘算的,之前他被人人见“鳖”的时候,其实肚子里是翻江倒海的。表面上的平静,隐藏着即将喷发的“火山”。

张三设酒局,就是要赚得李四,甚至比那个著名的鸿门宴还要“阴险”。项羽的鸿门宴,仅仅欲夺刘邦之命。而张三的鸿门宴“夺命”之前还要先将其“利用”,要先从李四手里把一个最好的摊位“哄”来,让李四为我多用。利益既得再算计他,彻底搞定。

为了获得“瓢虫的那个摊位”,先得下诱饵。老婆就是诱饵,让陶云敬酒,是把诱饵更近地放在李四的鼻子尖下,让他嗅到香味好乖乖上钩。果然,李四又连端两杯,“放下杯子就拉开公文包,伏在酒桌上三划拉两划拉就把手续给办齐整了”。

情节到此是一个终止,又是一个新的开端。张三三下五除二把想要的算进了自己的腰包,之后态度急转直下,情节进入新的驿站:要讨回清白。

“前脚搭后脚进来的四个人,都是张三摊位的左邻右舍。”张三安排哪些人来,什么时间来,不必交代,已见良苦用心。这些人是见证人,也是张三的“喇叭”,张三要借他们之口,把真相传播出去,把妻子的清白讨回来。

李四自己澄清了谎言,承认那些话只是“图嘴巴子快活”,“结”开始松动,此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流冰并不刻意的陈述中,包含着很精致的人生哲理。

而讨回清白并不完全解气,张三还要狠狠地报复一下,把烂醉如泥的张三扔到菜市场的肉案子上,让其“享受”冷风苦夜去吧。

酒桌上深情款款,酒桌上一团和气,这些都是假象。其实酒桌上硝烟弥漫,酒有时是可以杀人的。

故事的打开、铺垫、酝酿和解铃,环环紧扣。读小说《酒局》,你可能会很漫不经心地读,但到最后你一定很敞亮地清醒过来:哦,原来张三他设了这么一场“局”!

 

二、小人物的生存状态和疼感

 

在《酒局》中,张三可谓“聪明”,但是他很男人地干了一件并不阳光的事情。酒局是一张算盘,李四是一枚算子,四个邻居也是算子。张三一把摊位算到手,二把清白算回来,三把李四算醉到桌子下面,最终算清自己的怒火。

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重要?要生存,要挣钱养家活口,一个好摊位很是重要。在利益和尊严之间,张三面临选择。如何平衡利弊,如何最终摆平李四,赢得利益和尊严的双赢?张三把“隐忍”摆在前头,“尊严”位居其二,这是生活所迫。

张三本不应该是个狡黠的人,但他面对“尊严”反戈一击,生活逼得他“急中生智”。 有人说,在中国的酒文化里面藏着“潘多拉盒子”,张三身上所体现的“智”,带着自私,带着阴暗。也带着深深的痛。

人物痛感是秘而不宣的,像被覆盖的火山口。张三精心布局,是一种爆发,更是一种博弈,是张三和李四的博弈,也是底层生活之不易与追求更好生存状态的博弈。这种博弈没有输赢。李四被冻醒之后,回过味来,也许会以另外的方式继续与张三博弈下去。人生在世,走着、斗着、较劲着,一晃就是一生。芸芸百姓不就是这样磕磕碰碰、喊喊杀杀、庸常而又不消停地走过一生的吗?生活有很多凹凸,不知道会栽在哪个坑里,爬起来,揉揉疼,再继续赶路、继续摔跤、继续博弈。

写到这,我想到另一些人的痛:《骆驼祥子》中的祥子,《平凡的世界》中的孙氏兄弟,《涂自强的个人悲剧》中的涂自强等,他们为生活博弈、为爱情博弈、为明天博弈,他们的苦与痛,曾打动了多少人!

涂自强很快就要走到生命的尽头,作为儿子,不能供养母亲,是怎样的痛!离开这个世界之前,必须给母找一个归属,再难找也得找。权衡再三,唯一能托付的地方是某寺庙,乞一段最朴素的衣食,以养其终老。涂自强的痛,一直痛到骨子里,痛到命运里,痛到无法拒绝死亡里。

而《酒局》中张三的痛感,是人家骑到脖子上拉屎,还得低下头颅请人家喝酒。要活着,就不得不适时低头,艰辛而又无奈。疼痛,是最触及灵魂感觉,人往往忍得了欢喜,忍得了悲伤,却忍不了疼痛。

一个作家能够把触角伸到人生的痛处,作品就有了深度,也有了探究和回味余地。

 

三、叙述的格局颇接地气

 

在酒桌上解决问题,在中国民间有很深的传统;以灌酒的形式报复,是典型的中国式报复。

酒场,其实是男人的战场,即使没有火药与剑戟,也硝烟弥漫。《围城》第三章,赵辛楣处心积虑想在酒桌上“撂”到方鸿渐,让他在苏文纨面前出丑,以泄妒嫉之情。方鸿渐呕吐时赵辛楣的假自责真开怀,无声地述说着酒场的法则。

张三酒局的前半段,李四的酒喝得快意,喝得酣畅淋漓。待到“张三停下来……一副怒发冲冠的样子”质问的时候,李四措手不及了,连连赔不是,这酒便喝的有点身不由己。四人轮番轰炸之后,李四坐不住了,歪歪斜斜,晃晃荡荡,最后彻底瘫倒在桌肚底下。可以想象张三的那个解恨! “抬这狗日的出去”的时候,那个快意之心!

中国的“酒局”堪称“世界一流”。泱泱华夏,无论山川还是平原,无论城市还是乡村,有人聚集的地方便有酒,有酒聚集的地方便有酒局。连底层社会的平民百姓张三,都那么吃得透“酒局”的精髓,并能够灵活运用酒局为自己服务,可见中国酒文化传统之深,世人被浸染之透,这就叫地气。

笔者曾经写过一篇散文《傻子看酒》,作为一个滴酒不沾、在酒桌上没人带玩的“槛外人”,都能探其深浅,写作时颇为得心应手。文章出来,即使深谙“酒道”之人阅读,也都不大漏拙,可知酒文化的广泛渗透性。

至于男人的那点尊严,该不该在酒桌上踅摸,酒局是一种民族性,还是一种劣根,不必追究。一篇短小说并不承载那么大的历史使命,但是立足传统文化,立足风土民情,写普通人普遍事,小故事有大背景,这种叙述就接上了地气。最传统的、最民间的,就是最连着老百姓呼吸的,流冰对这种内容格局的铺陈和叙写,驾轻就熟,举重若轻。

 

流冰的小说不端,不作,好看,耐看,备受读者喜欢。小说自选集《杠子打虎鸡吃虫》这本书,流冰许多好看的小说都在里头。“越是泥泞越锦绣”、 “最浪漫与最烟火”、 “霓虹灯下跳支舞”、“向旧日时光道歉”、“彼时听风在云端”等各单元名下辑录的篇目,大多叙写俗人俗事。浏览这些作品,仿佛那些人物就站在眼前,他们就是我们最熟悉不过的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就生活在我们周围,生活真实和艺术真实那么接近。作品中的每一个形象都不给人生疏感,这是流冰忠实于“底层生存写作”、贴近土地,贴近现实的成果,也是他很多作品获得成功的托盘。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