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把根扎在这方热土

2012-10-12 10:10:16
分类:
把根扎在这方热土
读追月星(黄圣凤)诗歌有感
小鹧鸪
追月星是安徽人,而安徽又是一个充满悠久文化气息的地方。且不说宣纸、徽墨和毕升的活字印刷,也不说对中国文坛影响深远的桐城文学和文人胡适,就是大别山的青松翠柏,黄山的万里云海,西递的牌坊深宅,绩溪的清丽河山,放眼望去都是诗情画意。这地方的风土人情,注定了当代会涌现许许多多才华横溢的诗人。更何况追月出生在“未名四杰”故里,钟灵毓秀的皖西,是著名的文藻之乡。读追月星诗歌的时候,我就是抱着这样的的观点去逐步理解她的。
不过,不能说我是先入为主,我也是越读越坚定了自己的认识,越读越感到论据充分。就从这里开始说起吧。
 
一、精神寄托在自己扎根的土地上。
一个诗人,都有自己的精神寄托,有的托于爱情,有的托于自由,有的托于虚幻,有的托于理想。我读追月星的诗歌,总体感觉是寄托于她生于斯长于斯的灵秀山水和那一片沃土之上。她在《送别》中说:“母亲的目光扯成一条路/一直延伸到视野外头/千山万水无论我走多远/身后永远连着故乡的炊烟”,这里的母亲,既是自己的娘亲,也是养育自己的土地。人们说,人与地不能离弃,离弃了自己的根,就等于失去了生命。立足于乡土,诗人的视野和角度,总是最贴近生活,诗歌的切入口虽然都不大,但都有血有肉,有活的灵魂。《油菜花》是这样写的:“攥紧了是绿/张开是黄/一朵一朵呐喊响亮/我的一把昨天/在春风的四月/结满怀想。”绿色的蕾,黄色的花,用许多个昨天的蕴藏,结成今天的辉煌。美丽而有意味深长的诗。
追月星最近连续写了几个短诗的组合,其中,最短的只有两行。《蝉蜕》:“生命航程中/一只搁浅的船。”《日光灯》:“别以为可以把别人的前程照亮,其实只敢在黑夜里冒充日光。”象警句一样,让人咀嚼以后,慢慢地品出味道来,然后赞同不已。这样的诗歌,虽然题材小,诗行短,但往往能以小见大,以简单见复杂。正因为短小,所以,诗人从不为抒情而抒情,而是从自己细微的认知,细微的感觉去触摸世界,质朴而凝炼。她的诗,能把读者从这一隅带到更远的地方,思想的空间很深很广。
《三月》这个可以洋洋洒洒写出大片明媚春光的题材,但她却借助妇孺皆知的红楼典故,选取了很小的焦点:“数千年桃花不老/葬过无数黛玉/见有几人葬花/三月/不想编织童话。她没直接花一点笔墨去写春光,但是读者从窗外的姹紫嫣红中,完全领会了三月的真正意义在生命的茂盛和新陈代谢的规则。
 
二、意象在丰富的积累中育出清新
我读诗歌的时候,第一件要做的事,是抓住关键词,组合意象,然后去体会意境。意象这个东西很奇怪,它往往是指作者融自己感情于客观物体(包括抽象寓意)的形象,看似一个个的单词,但一旦经过诗人的手,就能传神地构成打动人心的意象。越是对事物观察细致、越是注重在生活中积累的诗人,笔下的意象就越清新,越具感染力。
以追月星的《冬天里的春天》为例
“克莱德曼的钢琴曲 / 与阳光牵手 / 在我的客厅里散步 / 光洁的地板被我 / 一点一点擦出 / 五线谱的节拍 / 腊梅清白的香气 / 从我汗津津的发梢优美的划过 /一个光芒的早晨 / 从冬天白色的肚腹走来 / 轻轻扣门的声响,惊飞了一群 / 白兰鸽。”
钢琴曲,阳光,客厅,散步,地板,擦出,五线谱,花香,带汗的发梢,门响,惊飞,白兰鸽。这一组词汇,于是在我脑海里勾勒出这样的意象:温暖的阳光照进客厅,在钢琴曲的旋律中,诗人独舞着,梅的清香从津津生汗的发梢飘过;忽然有人扣门,惊飞了窗外或心中栖息的鸽子。一个温馨浪漫的意境由此生成。从而再联想, 冬天是寒冷的,但只要心中充满了对生活热爱的激情,完全可以创造出一个生机盎然的春天。由此想像,诗人是个很具品位与情调的雅致女子。
当然,意象有时不只是具象的,也有抽象的。但抽象的意象,同样需要积累丰富的阅历和敏锐的洞察力。比如《二泉映月》:“一条忧伤的河/冰冷地沸腾着/阿炳的前世今生。” 诗人知道大家都反复聆听过这首二胡独奏曲,所以,只需要用忧伤的河来借代即可。河是旋律,凄凉而激越,它表现的是阿炳的一生。再如《仇恨》:“一把长在心底的剑/要刺向别人/先得穿透自己的胸膛。” 读者在理解中发挥自己的想像,很快就能理解这种意象的深刻寓意了。
 
三、修辞象从泥土里长出的笋芽
在所有的文学体裁中,诗歌是最讲究语法修辞的了。比喻、比拟、双关、借代、夸张、对比等等。比要形象,兴要得当。写诗易入门,修行在各人。还是那个道理,对事物及它们相互间的联系了解掌握得越深,修辞手法就运用得越好。
追月星的诗歌,基本呈现出一种朴素的写作风格。不管是抒情类、讽喻类,还是儿歌类,都是如此。她的诗,应该是很接近普通民众的诗。所以,她在运用修辞手法的时候,笔下的语言象竹林中的春笋,充满大地的清香,读来贴切、流畅、易懂、透彻。
《二月的念想》是作者今年写的,今年的季节好象不那么准时,“风筝的羽翼还没有丰满”——那是春风没有吹来;“河流还没有受孕”——那是春潮没有到来;“柳条儿怯生生邀请二月的阳光——拟人地写出一个女孩羞涩的心态;因此,早春二月的诗人,不指望把桃花的性感挂在二月的唇上,今年的早春呀,“怎奈得二月的心思费猜量”,诗人的心扉,“只能够轻轻,轻轻地素描”,但这样的素描,已自让人心醉。
比拟的使用,追月星有时用一小段来细细描绘:“可我小妹妹的诗情还在沉睡/我拍拍她的额头/叫她坐进嫩芽的苞粒/快去挤破瘦硬的树皮/把第一缕春风拥进怀里。”(《初春》) 这是指树的春芽吧,一连串的动感词组,沉睡,拍拍,坐进,挤破,拥进……,一个还未苏醒的春芽姑娘,在诗人的催促下,轻快、活泼、生动地出现在眼前。
夸张也是诗人常用的手法。她写思恋,夸张得上天入地。一首小诗《追寻》这样写道:“把月芽套在脚上/万水千山找你/把星星提在手里/海角天涯寻觅/找你找你,寻寻觅觅/打着相思灯/穿着相思履。”这种爱的深切,爱的执着,爱的追寻,确实让人感叹。诗中两个词的重复,更进一步渲染了相思的主题。
                                      
 鹧鸪于南京山水大酒店
                                        2009427
 
(小鹧鸪,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毕业,擅长诗歌写作和诗歌评论,现供职于南京市政府某机关。)
阅读( ) | 评论( 0 )
前一篇:没有了!
后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