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登录名 :立即注册
密 码 :找回密码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南海烽烟起,史海再钩沉

2011-06-21 17:06:49

 

南海烽烟起,史海再钩沉

        最近,有关南海我国领土领海问题,与菲律宾、越南颇有争议,国内有人剑拔弩张,也有人高声喊“忍”。神圣国土,岂可忍让?国土问题,才是真正的爱国试金石。
        醉汉的历史纪实《家国沧桑一百年》一书中,有国民政府考试院院长戴季陶请陈天锡编纂《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东沙岛成案汇编》两书,以及清朝张人骏收复东沙群岛的故事,对比今古,十分有趣。摘录如下:
        ……
        戴传贤,字季陶,幼年名良弼,字选堂,笔名天仇,法名不空,晚年号孝园。家谱载其才气纵横,性情热烈英年跅弛不羁,直到身膺重任,始敛才就范
        戴季陶原籍浙江湖州,生于四川广汉。早年留学日本,参加同盟会,辛亥革命后追随孙中山,参加了二次革命和护法战争,任大元帅府秘书长,国民党一大中央执行委员,中宣部长,后任黄埔军校政治部长。主持过《民权报》、《民国杂志》、《星期评论》,是国民党著名理论家。
        戴季陶在五四运动期间宣传马克思主义,颇为活跃。共产党创始人李立三曾说,共产党由六个人发起,其中就有戴季陶。
        但在共产党成立的时候,戴季陶表示要忠于孙中山先生,不能成为共产党员,后渐渐与马克思主义分道扬镳。
        曾有传言说,蒋介石的二公子蒋纬国,实际是戴季陶与日本津渊美智子的儿子,消息传到蒋纬国耳中,蒋纬国不置可否。据说蒋纬国晚年公开承认戴季陶是他的亲生父亲,有资料证明,蒋纬国晚年曾请大陆有关单位在四川寻找戴季陶丢失的遗骨。可见,此说并非空穴来风。
        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年),戴季陶想新编中国版图,对西沙群岛一带地理环境和历史很有兴趣。他当时兼任中山大学校长,想请中山大学出面承办此事,写个有关西沙群岛的详细介绍。可中山大学很多教授对此均不甚了了,无人敢于应承。
        有人告诉戴季陶,说广州有个叫陈天锡的人,对西沙群岛历年变迁深有研究,可以胜任此责。但戴季陶对陈天锡这个人却茫然无知,只好请别人打听这位陈天锡在什么地方,设法寻访。
        原来,当年陈天锡任职外交部,是以陈天骥的名字报到任命的,戴季陶当然不知道陈天骥和陈天锡是一个人。戴季陶在寻访陈天锡时,广东省实业厅李厅长告诉他,陈天锡这个人曾在广州外交部当过秘书。
        戴季陶这才恍然大悟,明白陈天锡和陈天骥原来是一个人。他顿时记起当年在外交部时那个精干而能吃苦的秘书,也想起自己与陈天锡临别时曾说过的将来当还有共事机会的诺言。
        陈天锡自然知道戴季陶在广州,但自己近些年无所作为,何以见人?所以这十来年他一次也没有去拜会过戴季陶。
        因陈天锡在广州中央银行任职,戴季陶很快就派人找到他,并约请陈天锡到自己寓所,就西沙群岛及东沙群岛问题,进行了一次长谈。
        谈话中,陈天锡对西沙群岛及东沙群岛所拥有的知识,让戴季陶震惊。
        临别,戴季陶语重心长地对陈天锡说:你久在广东任职,不可无贡献。若能把两岛地理及自然概况,和历史沿革经过事实,编著问世,功莫大焉。
        陈天锡遵嘱,着手编写有关西沙群岛和东沙群岛的历史资料。

        说到西沙群岛,不能不提一下晚清两江总督张人骏。此人十九岁中举,同治戊辰进士,任翰林院编修庶吉士,以兵科、户科、吏科给事中掌广西、湖广、山东、四川各道监察御史,辛亥革命时任满清两江总督。
        张人骏在民初时,一听到革命党三字就拍案怒骂,一听到清朝二字就泪水横流。
        著名女作家张爱玲对满清遗老有过这样描写:我还记得我很幼时,摇摇摆摆地立在一个满清遗老的藤椅前,朗吟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眼看着他的泪珠就滚了下来。
        张爱玲笔下的这个满清遗老就是张人骏,张爱玲是他的侄女。
        张人骏当两江总督时国民党攻打南京,他说,有他在,南京就在。意思是自己立志要和南京共存亡,后来革命党攻破南京,他坐在箩筐里,叫人把自己吊下城墙逃跑了。
        两江,在清朝指的是江南省和江西省这两个省,江南省则是今江苏和安徽两省。就是说,在当时没有江苏省和安徽省,只有一个江南省。两江是清朝财赋重地,林则徐、左宗棠、曾国藩、李鸿章、张之洞、刘坤一、沈葆桢这些历史名人都坐过两江总督这个位置。
        总督,清时尊称督宪制台,官阶正二品,兼兵部尚书衔者从一品。总督兼管数省,兼掌军务。这个职务,是真正的封疆大吏,只有朝廷非常器重的人,才能担当此任。
        张人骏还当过两广总督,他当两广总督时没让清廷失望。如果不是张人骏,东沙群岛早已划为日本版图。
        日本通过《马关条约》强占台湾后,野心之下,又把目光瞄向东沙群岛。此处因经济、交通和军事的重要性,使得日本人恨不得立即就把它拿到手。
        一九零一年夏,有个名字叫西泽吉次的日本人,他来到了东沙群岛的东沙岛。
        西泽吉次看到这里鸟粪资源异常丰富,就取样回台湾化验。化验结果令西泽欣喜若狂,这些鸟粪全是高级自然肥料,含有大量磷。西泽吉次认为有利可图,在一九零二年又窜到东沙岛。此次他在岛上窃取了一船鸟粪,弄回台湾出售。
        担任两广总督的张人骏,注意到了跑到东沙岛上拾鸟粪的这个日本人。于是他派广东水师提督萨镇冰前往勘察,在东沙岛树碑宣示主权。又命海院总办在东沙岛设立旗台,派水师驻守。
        西泽吉次已经尝到甜头,在一九零六年和一九零七年,又两次进入东沙岛窃取鸟粪资源。一九零七年这年,他纠集了一百二十人,乘四国丸号来到东沙岛,驱赶我国渔民,拆毁岛上庙宇。并把岛上中国渔民的祖坟百余座掘开,取骸骨焚化后推入海水中。这个丧尽天良、野心勃勃的日本人还在岛上建起码头和小铁路,并悬挂起日本国旗,竖牌声称占据了无主地。并把东沙岛擅自改名为西泽岛,东沙礁改名为西泽礁,企图长期霸占。
        张人骏对日本人的这种侵略行径非常切齿,立即与日本驻广东领事赖川浅之进交涉,指出西泽吉次违反法律。
        赖川认为,东沙岛是无主荒岛,倘中国认为该岛为辖境,须有地方书志,及该岛应归何官何营管辖确据。
        张人骏立即给他列出证据:一、水师提督萨镇冰所派飞鹰号兵船管带黄钟英报告,岛上旧有中国渔民所建大王庙。虽然庙宇被日人西泽吉次毁去,庙宇原地基尚在。二、渔商梁应元禀称:大王庙系该处渔民公立之所,坐西北,向东南,庙后有椰子树三株。该庙之旁,有屯集粮食仓储地,以备船只到此之需。张人骏详查历史文献,结果还发现,王之春著《国朝柔远记》、英国海军海图官局编《中国江海险要图志》,以及中国和英国出版的一些地图,都记载东沙群岛属广东省管辖,并非什么无主地
        在这些确凿证据面前,赖川虽然嘴上不肯承认,但心里已经承认了。一九零九年三月十九日,张人骏郑重声明,东沙岛是广东属地,要求日本领事谕令日商即行撤离,并赔偿中国渔民损失,补纳税款。赖川在证据面前哑口无言,只好叫西泽吉次赔偿中国渔民损失,向清政府补纳税款,将东沙岛归还中国。
        张人骏趁热打铁,派水师提督李准和副将吴敬荣、刘义宽等,率兵一百七十人分乘伏波深航诸舰,勘明东西沙岛屿,并于永兴岛升旗鸣炮,公告中外,重申南海诸岛为中国领土。
        这是满清时代祖国领土神圣不可侵犯的故事,今群岛中有一岛叫人骏岛,是为纪念张人骏命名。

        陈天锡谨遵戴季陶之托,历时三个多月,将西沙、东沙诸主要岛屿的地理位置,包括精确的经纬度数,交通里程、平方面积、物产资源、历史建设、行政区划,以及当年与日本、越南对群岛主权之争的外交电文、案牍文件等等,分门别类加以详细说明,汇编成《西沙岛东沙岛成案汇编》、《东沙岛成案汇编》两书。
        这是我国有关西沙群岛、东沙群岛最早最系统的历史文献。
        书稿写成后,戴季陶大喜,立即催促付印。陈天锡即赶到香港,与商务印书馆洽谈,很快就印行出版。
        戴季陶请广东省政府每月给陈天锡加薪二十元,通令所属机关仿照编印,分送中央各机关备案。
        (余略)
阅读( ) | 评论( 0 )